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专家谈凌晓明:以多维度的视线看中国经济的门道,河北曝新农合乱象:村支书开诊所夫妻店 掏空村民账户。

  中新网6月28日电 关于民众比较关心的短缺药品的价格问题,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曾益新28日表示,卫计委正在协调研究,为药品回归临床价值、进行药物政策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天上午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绍了《关于改革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机制的实施意见》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曾益新在接受提问时提到,未来,政府要当协调员,把企业、采购方、医院、专家请到一起,在保证供应稳定的前提下,商量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

市民在医院等候领取药品(资料图)。<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张斌 摄

市民在医院等候领取药品(资料图)。中新社发 张斌 摄

  有记者问:医院采购的机制会(因此)改变吗?关于定点生产,新的改革《意见》有多少药会定点生产?会找哪些厂商来做这方面的保障供应呢?

  曾益新透露,工信部、发改委、卫计委、药监局经过几年探索,形成了两批7个短缺药品定点生产的一揽子试点措施,市场供应稳定,效果很好。同时,合适的、合理的药品价格,应该更多通过市场,探索形成一个科学的决策机制。比如国外有专门做药物经济学评价的机构,不仅有医学、药学专家,还包括经济学、财务方面、伦理学方面的专家,诸多学科专家组成这样一个机构,来对药物经济学做一个合理评判,综合考虑临床疗效、生产成本、伦理社会学效应,形成比较合理的药品临床价值,让医疗机构合理使用。

  曾益新称,中国已经在做一些努力,国内有些研究机构,国家卫生计生委也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希望在中国也能把科学评价药品的机制建立起来,这样基于更多科学推算的基础上进行药物经济学和循证医学的合理评估。卫计委已经意识到这样的问题,正在协调研究,为药品回归临床价值、进行药物政策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关于定点生产的问题,曾益新表示,我国有基本药物目录,很多国家包括世界卫生组织都有基本药物目录。基本药物目录是保障每个公民的一个基本医疗待遇的,这个基本药物目录是公民健康权的基本保障的体现。这里的药品如何保障供应?是不是可以考虑用定点生产方式来保障供应、保障质量,也保障药厂的基本利润,值得探索。

  曾益新称,我国已经建立了基本药物制度,但是后续如何发挥好基本药物目录,让它真正成为国民健康基本保障的基础,卫计委还在和多个部门共同探讨。

  核心提示

  健康和美丽是社会公众尤其是女性永恒的追求,化妆品作为人们留住青春、维护美丽的日用品,其安全性日益受到人们关注。5月25日上午,全国“5·25护肤日”公益活动在广西南宁拉开序幕。

  近两年检出问题产品51批

  据了解,2015-2016年期间,广西实施国家计划和自治区计划化妆品监督抽检2658批次,包含国产和进口化妆品,覆盖特殊用途和非特殊用途两大类化妆品。具体涵盖了宣称祛痘/抗粉刺类、宣称美白类、宣称祛斑类、育发类等12类化妆品。涉及检测项目:微生物、重金属、抗生素、染发剂、防晒剂等共计93个检验项目。

  防晒类化妆品监督抽检主要是检测15种防晒剂组分。2016年防晒类产品抽检合格率为70%,合格率同比提升了6.5%,防晒类化妆品监督抽检合格率有所提升。近两年检出的问题产品共计51批,全部为国产产品;进口产品抽检情况良好。在商场抽检的产品合格率较高,为92%;在超市和专卖店采集的产品合格率较低,分别为47%和51%。而集散市场问题产品检出率最高,达78.6%。

  问题产品主要存在两种情况:一是产品标签或批件中标注的防晒剂未能检出;二是没有检出产品标签或批件中标注的防晒剂。

  食药部门提醒:广西地处亚热带沿海地区,夏季气候炎热,紫外线照射强,防晒类化妆品使用相对较多,广大市民选购和使用防晒类化妆品应注意下列事项:购买时不要盲目听信商家对化妆品功效的宣传,认真查验阅读外包装标示说明;在大型和正规商场购买化妆品并保留票据,尽量不要在微商圈中购买防晒类等具有特殊功效的化妆品,谨慎购买网络商城中的化妆品;购买化妆品时,要仔细查看产品的生产企业、生产日期、有效期限等相关信息,不要购买没有批准文号或者与批准信息不符的特殊用途化妆品。

  在购买化妆品前做好皮肤测试、充分试用,在专业人员指导下,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了解掌握防晒类化妆品外包装中的英文字母及特定标示的含义并使用化妆品;选择包装规格适中的化妆品,以避免长期贮存产品过期或因保存条件的原因致使化妆品变质;在购买或消费化妆品的过程中遇到问题,可及时拨打12331进行投诉举报和反映问题。

  3年收到化妆品不良反应超万份

  广西现已建成自治区、市、县、监测网点四级化妆品不良反应监测体系,有效提升了全区化妆品安全监管预警能力。2014-2016年,全区14个市均上报了化妆品不良反应报表,市县级覆盖率为100%。报告数量排名前五位的市是柳州、河池、百色、玉林和南宁市。报告来源共2265个,其中监测网点1306个,个人959个。监测网点覆盖医疗机构、化妆品生产、经营企业和使用单位。

  3年来,全区共收到化妆品不良反应报告10901份,涉及特殊用途化妆品中不良反应报告最多的为染发类,其次为祛斑类和防晒类,占比依次为4.8%、4.5%和3.6%。非特殊用途化妆品中不良反应报告数最多的为护肤类和美容修饰类化妆品,占比依次为67.6%、6.8%。

  3年监测数据中,涉及女性9592例,男性1299例,女性发生化妆品不良反应数量明显高于男性,与女性使用化妆品高于男性有关;人群涉及0-80岁各个年龄段,其中年龄段为21-40岁的报告最多。

  3年来,全区还收到防晒类化妆品不良反应报告395例,所有报告均为一般报告。主要涉及皮损部位为面部、颊部和颈部损害,临床表现为皮肤灼热、瘙痒、疼痛、红斑、水肿、丘疹等。

  食药部门建议:广大消费者在购买与挑选化妆品时应结合自身消费需求,注意化妆品标签标识中产品的用途、使用方法、保存条件、使用期限和可能引起的不良反应等。

  购买防晒化妆品应注意防晒指数标识、长波紫外线防护效果标识和防晒效果标识及相关指数测定等内容,并按使用说明正确使用。如果在使用化妆品过程中出现化妆品不良反应,应及时到专业医院就诊,并可以通过化妆品不良反应监测哨点医院及当地药品不良反应监测部门上报化妆品不良反应事件。

  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记者 陈佳嘉

  穆迪(Moody’s)近30年来首次调降了中国的信用评级。

  凭什么?

  穆迪给出的主要理由是,预期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和债务上升,未来几年中国的财政实力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

  所以穆迪提出的风险点是一直不为外界所知的“惊天秘密”吗?它是否足以扭转对一个国家经济走势的判断?

  并非如此。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执掌亚洲组合的卢克·斯帕吉奇向英国《金融时报》指出,“穆迪强调的风险之前就已被市场充分关注。”

  该报同时引用了中国财政部的回应:穆迪高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中国政府深化改革和扩大需求的能力。

  事实是,目前中国政府负债率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型市场国家水平。另外,中国法律规定,政府不承担国有企业债务。

  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驻香港的亚洲固定收益部门负责人卢克•弗勒利希(Luc Froehlich)也表示,“中国最近收紧监管,应该有助于为该国信贷市场去泡沫,并有助于长期市场稳定。”

  《金融时报》还注意到,即使是在业内对中国看法一向更悲观的惠誉(Fitch Ratings),自2007年以来,一直维持着对中国的A+评级,展望为“稳定”。而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最近一次下调中国评级还是在1999年。

  惠誉主权评级总监安德鲁·芬内尔(Andrew Fennell)在穆迪调降中国评级后表示,中国经济增速、主要经济数据表现良好,在考虑到债务问题的前提下,惠誉才选择维持评级现状至今,不然,应是上调评级的几率增大。

  “不认同”穆迪评级判定的并非只中国内地。

  穆迪以“与内地关系越来越紧密”为由,同时将香港长期信用评级由“Aa1”调低一级至“Aa2”。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洪少葵 摄

中新社发 洪少葵 摄

  这一逻辑随即被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斥为“纯属臆测,缺乏理据支持”。

  新加坡《联合早报》援引陈茂波的声明指出,内地经济与香港关系非常密切,但不认同穆迪“机械式”地评级下调。

  声明中举例反驳说,香港参与的“一带一路”倡议将推进国际合作,有助香港的企业和人才进军沿线更多国家,开拓新市场,令香港经济整体得益。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杨宇霆向《联合早报》分析预测,这次下调评级会令部分香港企业的借贷成本上升,但对香港整体经济影响不大。

  类似的事情还曾发生在美国。《华尔街日报》回顾说,2011年8月,标准普尔出于对美国一份预算协议的担忧决定将美国信用评级从AAA下调至AA+,那是70年来美国首次遭遇此类评级下调。标准普尔的此次行动震惊了市场,批评人士纷纷抨击该评级公司修订后的主权债务标准。时任美国财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指责标准普尔“严重缺乏知识”。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赵乃育 摄

中新社发 赵乃育 摄

  到底谁占理?外媒一贯的思路是:去看看市场的真实反映。

  在穆迪下调中国信用评级的消息公布后,最初中国投资者感到了不安,股市当日早盘一度下跌,但随后回升。5年期国债收益率几分钟内从3.8%升至3.95%,但到了中午已经回落至之前的水平。其他市场也未发生大的波动。

  大多数投资者表示,此举不太可能产生重大影响。信用评级下调并不会改变投资者看待中国市场的方式。

  瑞士联合银行的经济学家说的更直接,“没人为这件事着急”。

  美国彭博信息研究公司分析师给出的一个理由是,它对中国造成的负面影响,不像对非常依赖外资的国家那样大。目前中国的外资约占GDP的12%,而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是30%。

  英国路透社等外媒分析认为,信评调降会导致中国国有企业海外举债为国内投资融资的成本上升,并可能限制一些外资基金将中国资产纳入自己投资组合的能力,但这次下调并未真正扰乱中国债市和股市与全球资本市场不可避免的整合过程。

  路透社还援引法国巴黎投资新兴市场固定收益副主管Jean-Charles Sambor的分析称,鉴于投资者已将债务负担不断加重的因素消化吸收,所以此次评级调降目前不太可能影响到外资对境内债的胃口。

  外媒还注意到后来发生的一个细节:穆迪的态度已经悄悄发生“软化”,将对中国的展望评定从此前的“负面”调整为“稳定”。

  美国《华尔街日报》抛出另一个问题:被认为是“权威”的评级机构,有没有出现过误判?

  答案显而易见。

  “金融危机爆发前,三大评级机构曾授予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乐观评级,后来这些证券成为不良资产,引发了广泛的损失”,《华尔街日报》回顾说,金融危机过后,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的业务模式和评级行为饱受批评,外界呼吁对评级机构的盈利模式进行改革。

  经历过金融危机、欧债危机,评级机构又一度出现过度收紧姿态。

  专业人士指出,评级市场“垄断”、仍采用着节奏缓慢的专门方法、缺少跟踪要素工具等原因,使得评级机构在评估快速变化的全球经济的潜在风险时,确实存在缺陷和偏见。

  不过话又说回来,兼听则明。就像《金融时报》引用的康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的说法,“迅速上涨的杠杆所造成的风险,即使没有导致金融危机,也可能被证明是代价高昂的。”这事儿,就当做是给正在转型、仍在成长中的中国经济,一个善意的提醒,也好。(肖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