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滚动>>正文

〔荆门〕验男女正确

2018-9-21 9:42:12|来源:国际在线|编辑:卫天凡

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江苏离奇交通事故 汽车飞上屋顶,村委会主任代表:整治农村山寨食品刻不容缓。

 密云冯家峪镇建起崖壁蜂场,保护濒危中华蜜蜂。 本报记者 王海燕摄

密云冯家峪镇建起崖壁蜂场,保护濒危中华蜜蜂。 本报记者 王海燕摄

  本报记者 王海燕

  养蜂场竟然可以建在悬崖上!

  密云冯家峪镇西口外村,距离北京城区120公里。山沟里,峭壁陡直,一个个蜂箱悬空挂在山上。站在山根儿底下挨个儿数,好家伙!脖子都仰酸了,才勉强数到60多个。最高的蜂箱距离地面150多米,高高挂在山尖上。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简直就不敢相信!

  “怎么样?震撼吧!”说话的是这座蜂场的负责人、北京保峪岭养蜂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郭小力。这是北京市首座崖壁蜂场,全国范围内,除了四川青城山、湖北神农架,就是这儿有这种奇特的养蜂方式。

  眼前的峭壁,下面就是深沟,岩壁与地面成九十度,想要徒手攀上去,几乎没有可能性。“我们请来了‘蜘蛛人’。”郭小力比划。山顶上事先打好了地桩,“蜘蛛人”将安全绳一头固定在地桩上,一头系在身上,一点一点儿下沉到岩壁上,然后用膨胀螺栓挨个儿将蜂箱钉在山上。

  3面峭壁,600个蜂箱。20个“蜘蛛人”,整整干了一个月时间。

  什么蜜蜂非要在山崖上养?郭小力没说话,径直走向山涧旁的一丛野花。金灿灿的小花迎风怒放,几只小蜜蜂在花间嗡嗡飞舞。“这是板蓝根!”“没错,给它授粉的叫中华蜜蜂,也叫土蜂。”

  大费周章建设的崖壁蜂场正是为了这种样貌平凡的小蜜蜂。“野生的中华蜜蜂,过去山里头有的是,可现在这个小家伙是昆虫界的濒危物种,需要特别保护。”蜂场的技术人员董莹解释。

  中华蜜蜂为中国所独有,在中华大地繁衍生息已经7000万年。100多年前,以意大利蜂为代表的西洋蜜蜂引入中国,让这些蜜蜂土著们遭了殃。

  “意大利蜂是中华蜜蜂的死对头,三五只意蜂就能破坏一个中华蜜蜂的蜂群。”董莹说。但因为意大利蜂的产蜜量远远高于中华蜜蜂,近几十年来,蜂农们几乎都在养意大利蜂,本土的中华蜜蜂种群急剧萎缩。

  不仅如此,山间的鼠、蛇,乃至马蜂,都会“欺负”中华蜜蜂,小蜜蜂的蜂巢经常被侵占、破坏。

  “把中华蜜蜂请到崖壁上,就没有这样的烦恼了。”郭小力把眼前的崖壁蜂场,比作中华蜜蜂的“避风港”,鼠蛇不会侵犯它,人也靠近不得,小蜜蜂得以在一个安全、自然的环境里生息。

  悬挂蜂箱集中在冯四路两侧的山崖上,远远望去,就是一道别致的风景。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记者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蜂箱都刷有颜色,并且是固定的5种,分别是绿色、紫色、蓝色、金黄色和橘色。

  “这可不是为了好看。”郭小力笑着解释,蜂箱上的颜色,是为了不让蜜蜂迷巢,这几种颜色都是蜜蜂可以辨别的色彩,例如黄色和橘色,蜜蜂在6米外就能看见;但如果是黑色,它根本感觉不到。

  暮春初夏,大山里,蓝的、白的、粉的、黄的,各种野花遍地盛开。这个月,中华小蜜蜂们,就要陆续入住峭壁“别墅”,采花酿蜜。黄芩、枸杞、板蓝根、五倍子、柴胡等山间上百种中草药植物,都是它们喜爱的蜜源。酿出来的蜜,是名副其实的“百花蜜”,有大山里独有的清香。

  “那割蜜怎么办?”

  “还得攀岩。”郭小力说,崖壁蜂箱一年只收获一次,跟挂蜂箱一样,割蜜也要靠“蜘蛛人”爬上山崖去取。因为产量少,得之不易,这种崖蜜卖得非常金贵,是普通蜂蜜价格的十几倍。

  沿着冯四路开车进深山,一路上,簇簇野花相伴,成群野蜂飞舞。“这些也是中华蜜蜂?”“是!”冯家峪镇工作人员付新华告诉记者,打从前年起,镇里就不再允许养意大利蜂,政府出资从蜂农手里收购意蜂群,同时代之以中华蜂群,现在镇域内已有中华蜜蜂种群6000多个,年内要达到1万多个。

  在山路的醒目位置,一块“中蜂保护区,禁止饲养意蜂”的标志牌映入眼帘。付新华说,镇里要建设华北地区首个中华蜜蜂保护区,全镇200多平方公里,都是中华蜜蜂的安全居所。

  “保护中华蜜蜂,实际上也是为了保护这片青山”,郭小力语重心长地说,中华蜜蜂是山间百花的“红娘”,华北地区很多树种,特别是早春或者晚秋开花的植物,都要靠它来授粉繁殖,不耐寒的“洋蜂”可没这本事。保持北京山区的生态平衡,小家伙们功不可没,“要是没了它们,咱们好些本土花草也该跟着濒危喽!”


原标题:中纪委老书记的两个将军孙子如是说

“十八大以后,全面从严治党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家族性腐败的人,说明一个家长出问题,影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家人,不仅害了社会,还害了全家。”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空军指挥学院原副院长朱和平少将接受采访时如是回应了“热点”。

朱和平将军

为什么说是“热点”,曾经与他一同在政协履职的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就是家风腐败的典型。而他的爷爷,开国元帅朱德,又是树立领袖良好家风的榜样。

想必大家都还记得这样一个有趣的细节。2015年全国两会前夕,成都军区联勤部部长朱和平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的消息公布。朱和平(朱德之孙)一度“躺枪”,两会上,面对媒体的镜头,他笑着说:“他是陆军,我是空军。”

事实上,在全国政协委员当中,还有朱德的另一位后代,他叫刘建,解放军装备学院原副院长,是朱德的外孙。

此次两会上,刘建提交了一份关于“以国家名义捍卫英烈权益,坚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提案,直指贬损邱少云、丑化刘胡兰等英雄的不良风气,得到许多代表和委员的赞同。

刘建将军

两位元帅后代霸气发声,正义感令人动容。这种领袖家风的传承,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

朱和平从小在朱德身边生活,去年6月底,他登上央视《开讲啦》节目,讲述了朱德留下的家风、家训和家规。

朱德的家风是:

立德树人、勤俭持家。

家规有三条:

一、不许使用他的小汽车;

二、不许以他的名义去办事,特别是亲友相求;

三、不许讲究吃、喝、住、玩,不许追求享乐主义。

刘建也曾介绍说,他从小就喊朱德为“爷爷”而非“姥爷”,因为“姥爷”与旧社会的“老爷”同音,朱德十分反感。

对于军队反腐,朱和平一直有着坚定的立场,他说:军队不特殊,各个领域都要有反腐,无论军人、老百姓还是地方干部,违法便应惩处。

长安街知事APP介绍过,朱德是第一任中纪委书记。在他任职的5年多里,全国各级纪委处理了近30万起案件,对整治党内纪律松弛现象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去年底,时值朱德元帅诞辰130周年,中央以极高规格纪念他,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特别提到,朱德同志为党的纪律检查工作做了大量奠基性工作,让大家对这位开国元勋的“重要身份”有了全新的认识。

当时朱和平也接受了采访,他谈到了这样一件小事:

1960年代,朱德家的工作人员成立了党的基层支部,无论有多忙,朱德都会抽出时间,以普通党员的身份参加活动。1970年以后,随着朱德年事已高,工作人员有时不通知他参加活动。

有一次,朱和平在家里为爷爷读书,爷爷问:“工作人员在干什么?”朱和平回答说:“他们在开会。”朱德立刻让孙儿扶着自己,去参加会议。来到现场,朱德说:“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你们不要剥夺我参加过组织生活的权利!共产党的干部无论职务多高,都应该遵守党的组织纪律,按时参加组织召开的会议,自觉接受党员的监督和批评。”

“如今有很多高级领导干部,把自己当成特殊党员,从不参加正常组织生活。小问题得不到纠正,最后发展成大问题。”朱和平特别提到,军队内有一名职务很高的落马老虎,多年来从不参加组织生活。秘书提醒他应该参加组织生活,这名领导居然大发脾气,把秘书骂了一通。“当初他若能虚心听一听周围意见,或许对他会有帮助。

近些年,小伙伴们不难发现,越来越多的领袖后代敢于果断发声,直面社会问题和不良风气,比如大家熟悉的刘源、刘亚洲、罗援、毛新宇等等,媒体对此披露得也越来越多,无疑起到了凝聚人心的作用。

为什么说这是凝聚人心?原因很简单,打下红色江山的老一辈革命家在人民群众心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人民群众点赞他们的精神、风骨、情怀,就是在表达自己对党的忠诚和信任,是一种精神寄托,激励着所有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正如朱和平所说:“爷爷一生心系人民,艰苦朴素,在国家有难时义无反顾,也希望年轻一辈能有如此家国情怀。”

这种家国情怀,对于处于改革大局中的人民解放军意义更为重大。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罗援少将曾指出,腐败问题是军队的第一杀手。徐才厚郭伯雄长期主持军委工作,他们的腐败影响不仅仅在其自身问题,还导致吏治腐败、影响军队战斗力,对军内造成的影响是伤筋动骨,正因此,中央和中央军委下很大力度惩治。

肃清郭徐流毒的力度越大,越是能激发人民群众和广大官兵学习老一辈革命元勋精神的热情。总的来说,我们不能因郭徐腐败而夸大整个军队的腐败面,应看到广大官兵对腐败深恶痛绝,且不少人在抵制腐败。

十八大以来,得益于反腐、军改,以及把“能打仗,打胜仗”作为衡量军队工作的硬指标,整个军队精神面貌焕然一新。罗援就曾说过,作为一个老兵看到这种变化感到振奋,并称革命先辈们也会为之感到欣慰。 

3月14日,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了银监会信托部主任邓智毅。在专访中,邓智毅回顾了信托与资本市场的“前世今生”,畅谈了信托公司如何积极规范拥抱资本市场。尤其值得关注的是,邓智毅首次就“伞形信托”公开阐述了他的思考。

下面,我们就将邓智毅的精彩观点一一呈现。

前世篇

前世有缘,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改变

早期资本市场的“开拓者”

邓智毅:与其他银行业金融机构相比,信托公司和资本市场的关系最近,最具发展潜力。这既体现在,我国早期的证券营业部中有不少是由信托公司开设,也体现在信托公司参与一、二级市场业务,还体现在信托公司积极谋求上市。作为监管部门,我们更多是进行政策顶层设计,发挥监管导向作用。

解析

专访中,邓智毅强调了信托公司与资本市场的历史渊源。例如,信托公司是中国证券市场的早期参与者,当初不少证券营业部就是信托公司开设的。

此外,中国证券报(公众号:xhszzb)记者还了解到,信托公司对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开创也作出了重要贡献。众所周知,“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简称联办)对于中国股市创立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联办”的9家创始会员公司中,就包括5家信托公司,它们是: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投资公司、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中国农村发展信托投资公司、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中国信息信托投资公司。

这些信托投资公司,正是如今信托公司的“前身”。前世如此有缘,今生的爱情故事当然不会改变。

今生篇

风雨过后是彩虹

资本市场的“助力者”

邓智毅:在二级市场方面,信托公司布局较早,特别是近十几年来,信托公司积极创新,推出了“阳光私募”、“结构化信托”等业务模式,有效培育、壮大了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力量,吸引不同风险偏好投资者进入资本市场。截至去年三季度,全行业证券投资信托规模达到2.84万亿,占到信托资金应用领域的17.7%。

解析

2004年2月,私募投资人赵丹阳与深国投信托合作,成立“赤子之心集合资金计划”,这是国内首只阳光私募产品。13年后的今天,私募已成为资本市场的重要力量。可以说,借助独特的制度优势、灵活的业务模式,信托公司助力私募基金从“地下”走到“地上”,为中国的资本市场培育了一只强大的机构投资者力量。一度时期,证券私募产品=阳光私募=证券投资信托。

反思“伞形信托”

邓智毅:信托公司在拓展二级市场业务时,偏债型信托相对规范,偏股型信托相对复杂,要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尽量少走弯路。例如2015年的“伞形信托”。对此,我也进行了深刻的思考。证券市场配资业务大致可以分成三层,处于最核心的是“两融”,这也是最为规范的配资渠道。处于第二层的是分属银监会管辖的信托公司、证监会管辖的证券、基金、期货相关公司。我们经过与证监会沟通后认为,第二层的这类配资渠道虽没有“两融”正统,但仍处于有效监管之中。而P2P配资、民间配资处于最外围,几近失控。针对不同情况需分类施策,对最外周的配资要严厉打击、对第二层则主要进行规范和引导。

因此在这其中,单一结构化信托问题不大,但伞形信托需更加审慎,这主要是因为,如果伞形信托任其无序发展容易产生如下问题。

第一,伞形信托容易具有高杠杆性,过高的杠杆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整个市场的杠杆水平;

第二,伞形信托容易具有脆弱性,一旦市场形成踩踏,就很容易陷入“深不见底”的跌落;

第三,伞形信托容易具有隐蔽性,通过分仓系统形成了“伞中有伞、伞外有伞”的乱象。

通过伞形信托的弯路,我们得到了一个教训,即要遵循主监管部门的政策和规矩,更加规范的参与资本市场。我们曾内部发文要求,信托公司到了证券市场就按照证券市场监管部门的要求来做。目前,我们与证监会形成了较好的监管协调机制,每个月向证监会提供相关信托数据,一旦证监会发现违规线索,我们就马上进行现场检查、窗口指导。

解析

在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上半年,伞形信托成为A股颇为为重要的配资形式,其规模得到近乎爆发式的增长。但“成也萧何败萧何”,2015年下半年A股持续巨幅震荡引发伞形信托“爆仓危机”,并在一定程度上加剧股市下跌。最终,伞形信托作为一种业务模式走向终结。

这一事件再一次证明:大资管时代加强监管沟通与协调的必要性。此后,银监会出台一系列举措,旨在加强证券信托业务监管,防止监管套利。例如,限定了结构化股票信托杠杆比例最高不超过2:1。邓智毅也在2016年信托业监管工作会议上强调,要防范垮行业、跨市场的交叉产品风险。他进一步指出,信托公司凡涉及证券、股票投资业务的,都要严格遵守证监会的有关规定。

未来篇

人面桃花相映红

发展股权融资助力供给侧改革

邓智毅:在一级市场方面,金融机构一手连接资本,一手连接项目,通过直接融资的形式将资本与项目结合,有助于降低企业负债率,有助于推动科技创新企业发展,同时其“高风险、高回报”的特征也有助于金融机构自身盈利。发达国家经验特别是美国硅谷的经验已经对此证明。伴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开展,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股权融资的重要性愈发凸显,金融机构要主动适应。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已经在实业投行领域积累多年,加之独特的制度优势,更应当积极把握这一机遇。毕竟,通道业务、“影子银行”不是出路。所以,今后如何引导信托公司开展这一业务,以及进一步明确信托公司在这一领域的角色、功能、战略定位非常重要。

解析

专访中,对于信托公司资本市场业务发展,邓智毅不仅强调了积极规范开展二级市场业务,也指出要积极拓展一级股权投资。如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被摆在更重要的位置,信托公司也应当主动适应、积极把握。事实上,近十年来,信托行业实现跨越式发展,不正是准确把握住了国家经济发展大势吗?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在新的发展形势下,信托公司不仅要“识大局”,也要“练内功”。

信托上市:这是一种“双赢”

邓智毅:对于信托公司而言,资本市场不仅蕴藏商机,也是很好的发展平台,有助于信托公司加强公司治理,更好的明晰商业模式。随着这些年的规范发展,信托公司在牌照、风控、业务模式、战略定位上已经形成了独特优势,所以我们也呼吁,希望相关监管部门对信托公司进行重新评估,对信托公司上市给予“国民待遇”。事实上,作为具有较高盈利能力的金融机构,信托公司上市也将在一定程度上丰富资本市场投资标的,最终将是一个“双赢”。

解析

去年至今,已经有江苏信托、湖南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变通上市”,另有山东信托正在登陆H股。上述事件让整个信托行业备受鼓舞。毕竟,长久以来,在全国68家信托公司中,只有陕国投、安信信托两家公司得以上市。如今,信托公司业务模式日趋清晰,发展日益规范,并且整体盈利能力较好。信托上市何日破冰,让我们拭目以待。

篇外篇

精准扶贫:慈善信托大有可为

邓智毅:自去年9月1日正式实施《慈善法》开始,不到半年时间,已经有二十多单慈善信托项目落地。这再次印证信托公司在这方面具备专业优势。慈善信托作为与慈善捐赠平行的一条新的慈善渠道,带有更多的金融属性,如何发挥慈善信托的独特优势,信托公司最能承担重任,去年银监会和民政部出台了具体的管理办法,目前已逐渐得到各方认同,我们希望慈善信托未来在金融扶贫、环境保护、动植物保护等领域发挥独特作用。

目前我们正积极研究慈善信托相关管理办法,这其中将涉及到解决税收优惠等障碍问题,争取今年上半年能够出台。

解析

在专访中,记者特意就信托公司如何对接精准扶贫请教了邓智毅。毕竟,对于现代金融企业而言,社会责任也颇为重要。邓智毅给出的答案是:慈善信托。

2016年是我国慈善事业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当年3月16日,我国首部慈善领域的基础性、综合性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由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表决通过,自2016年9月1日起施行。慈善信托由此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