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州验性别哪个便宜

2018-4-25 8:23:36 来源: 政府网
【字体: 打印

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美媒:潜航器事件让美在盟友面前丢脸 中国占上风,微信官方发布年度十大谣言:收文件有毒类谣言上榜。

“飞越 疯人院”

医生带着六十多名精神病人“集体出逃”的背后,是激进的资本推手,以及基层公立医院不断被挖墙脚的“窘境”

[朗玛信息以1.4亿元现金出资六医公司,并获得66%股权,医管集团持有34%股权,六医公司成为朗玛信息的控股子公司。]

农历鸡年的大年初三,贵阳。除了一名103岁的老年痴呆并肺部感染患者外,当地一家医院精神科的64名病人全部消失了!涉事医院连忙向辖区派出所报警。

2月4日,贵航贵阳医院发出一纸“求助”声明讲述事件经过,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

这份“关于我院精神科主任私自带患者集体离院的声明”表示,该院精神科主任杨绍雷在未告知病人家属及监护人、未办理离/出院手续……的情况下,带领着该院的64名精神病人集体“出逃”至另一家改制后的营利性医院。一同消失“跳槽”的还有该科室的4名医师以及7名护士。

“恳请各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行业协会、社会各界、媒体等关注事件……为不同体制医院良性竞争、卫生事业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法制环境。”在这份声明的最后,该公立医院如此说道。

医院改制、医护人员跳槽、精神专科、上市公司介入……在国家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国有公立医院改制的浪潮下,这份两页纸的声明几乎汇集了所有吸引眼球的关键词。

2月5日,贵阳市卫计委官网公布消息称,2月4日晚,贵州省卫计委和贵阳市卫计委组成联合调查组,立即展开对此事的核实调查。

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春节期间的这场“飞越疯人院”闹剧在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的今天实际并不罕见,不过规模之大还是第一次。

现实版“飞越疯人院”

未告知家属及监护人、未办理离院及出院手续、未申请调离及辞职的情况下,私自将患者带离并集体转至另一家当地医院,这是贵航贵阳医院对科室主任杨绍雷定下的“三宗罪”,也是此次最让围观群众兴奋的“飞越疯人院”看点。

对于这一表述,事件的另一方: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下称“贵阳六医”)并不认同。

贵阳六医相关负责人回应称,首先,约60名患者家属已签署“转院申明书”后才到贵阳六医。而该精神科主任也已向原单位递交过辞职申请,并在去年就以专家顾问身份到贵阳六医参与指导,目前尚未和院方签署劳动合同。

2月5日,贵阳市卫计委官网公布了事件的最新进展,目前,64名患者中有4名已返回贵航贵阳医院,其余60名患者在贵阳六医接受治疗。所有患者情况稳定。

这则贵阳市卫计委的公告透露了一则重要信息:在事情已经公开的情况下,仍有60名患者及其家属选择留在转院后的贵阳六医,家属不知情被迫转院的说法很难站得住脚。

“患者在精神状态可以自行判断的状态下,只要他们出于自愿,是可以转院的,不存在‘带领逃跑’一事,前提是保证患者的权益。此外还跟当地的医保有关。”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的一位精神科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一直在呼吁立法改变“被精神病”的公益律师黄雪涛认为,只要患者愿意,去哪里就诊是患者自己的选择,重要的是“我们要给精神患者选择的权利而不被别人来定性‘能力’”。

抛开“精神病”的影响,在正常的就医环节中,患者选择就医的因素主要为两个方面:一是医院的医疗水平,其中医生占了主要因素;二则是医疗服务的环境。

事实上,医生待遇、就医环境的改善被普遍认为是此次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

在央视2月4日晚间前往贵航贵阳医院精神科拍摄的新闻画面中,医院的专家栏上还有精神科主任杨绍雷的照片,但该院的走廊内散布着垃圾,病房内空空荡荡。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贵阳六医不仅环境更为整洁,当晚值班的医生、护士也显得更为热情。他们介绍,该院精神科于2016年12月下旬设立,主要的医护人员,包括科室负责人杨绍雷,都来自于贵航贵阳医院。

该院的值班医生表示,贵阳六医的工资待遇比原单位要高,而且医疗和住院环境也有大幅改善,如男女患者分层居住、设有独立厨房等等。这就是医护人员“跳槽”、患者更换医院的主要原因。

上市公司或是幕后推手

但医生带着60多名病人“集体出逃”,根本原因并非工作待遇、就医环境改变这么简单。在这起“飞越疯人院”事件背后,一起上市公司参与公立医院改制的暗线浮出水面。

2015年12月30日,上市公司朗玛信息(300288.SZ)曾公布一纸重组草案:原本为贵阳市卫计委下属二级甲等综合医院的贵阳六医将实行公立医院改制,由贵阳市医院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医管集团”)下设六医公司承继贵阳六医的原有业务、资产和人员,并引入社会资本,由朗玛信息以现金方式增资入股。

方案显示,朗玛信息以1.4亿元现金出资六医公司,并获得66%股权,医管集团持有34%股权,六医公司成为朗玛信息的控股子公司。由此,这家公立医院也将改制为社会资本控股的民营医院。

根据公告,贵阳六医在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所产生的营收占上市公司同期营收的比例达50%以上,正因如此,本次交易构成中国证监会规定的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

对于朗玛信息而言,贵阳六医的营收好坏于上市公司主体的盈利情况至关重要。

“上市公司介入医院改制以后,原本的公立医院就有了营利诉求,而营利最直接的诉求就是病人的流量。”参与过多次公立医院改制的奥克斯集团资本管理部总监周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周峰透露,在目前从公立医院中挖医生、挖病人往往不太容易,尤其是具有半公益性半市场化属性的精神科,医生人才更是难求,这才是导致这次事件发生的根源——贵阳六医想挖贵航贵阳医院的“墙脚”,不愿接受骨干医生辞职的贵航贵阳医院为了不失去核心资源,只能发声明“求助”。

“贵州几乎所有的医院都被当地的两家上市公司益佰制药(600594.SH)和贵州百灵(002424.SZ)挖了个遍,现在又来了一个朗玛信息,可见当地的医院改制已经非常市场化了。”周峰说。

基础医疗何去何从?

目前中国的医药上市公司介入医院方式主要为新建、并购以及托管。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上市公司在专科领域的动作较多,且多家已进入连锁化阶段,包括爱尔眼科(300015.SZ)、通策医疗(600763.SH)、马应龙(600993.SH)都是典型标的;而综合性公立医院近几年在政策的推动下,开始抢手,三星医疗(601567.SH)、万达信息(300168.SZ)、益佰制药、复星医药(600196.SH)都是其中的布局激进者。

“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说,尽管这件事情比较极端,但不算坏事,而且可以看出当地政府也是支持朗玛信息在公立医院改制过程中介入的。”周峰分析称,“精神病医院可能整个贵阳市也没几个,可见精神科主任在当地一定是稀缺资源,基本吸引了所有的客流量。一个主任跳槽对于当地的医院来说打击一定是致命的,没有了核心资源的精神科,还需要再开下去吗?”

“随着我国医改不断深入,公立医院发展的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包括医师多点执业工作的开展、医生集团建立、自由执业医师工作室的创建、民营医院及外资医院的兴起,以及医联体、分级医疗的出现。外部环境的变化造成公立医院的人才流失,医疗人员的流动性问题一定是公立医院的一大挑战。”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樊嘉此前就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在他看来,未来医疗体系内各机构的竞争中,人才一定是关键因素。

外界一直都对地下钱庄如何借所谓贸易通道把内地“客户”的钱弄到香港一直存有诸多“好奇”,第一财经记者于近日在裁判文书网上发现的一个判例中,很好地还原了地下钱庄的“搬钱”手法。

通过设立壳公司,假造业务往来,再通过“公转私”业务套取现金进行非法支付结算及汇兑的地下钱庄即使犯罪手法隐蔽、快速,但依然会被侦查并严打。

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刚刚宣判了一起支付结算型地下钱庄案件,被告人周楚强、赖某、郑泽攀、李某、杨某等五人因涉嫌从事非法资金支付结算业务和非法买卖港币业务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以罚金,同时扣押被告人违法所得,全部上缴国库。

此次审判的案件中,五名被告人自2010年起,通过地下钱庄,多次从事非法资金支付结算业务和非法买卖港币业务。涉案金额总计9.5亿元人民币。

随着判决书的公布,该案件的诸多细节也随之浮出水面。2010年春节前后,郑泽攀和其舅舅张某开始经营地下钱庄,从事买卖港币和“公转私”业务。他们总共掌握16个人民币对公账户及8个人民币个人账户,通过网银转账的方式操作,并收取0.7‰的服务费。

此后,自2011年以来,被告人周楚强钱庄因自身无法从事非法资金支付结算业务,遂安排钱庄工作人员被告人赖某等人先后将约7亿元打款至被告人郑泽攀所在钱庄控制的账户内,具体由其操作完成由对公账户至私人账户的转移。

2011年2月左右,周楚强从网上购买深圳深海发、俊达文、鸿文盛等皮包公司,开始做”公转私”业务。他安排赖某开设一些人民币个人账户,并开通网上银行,同时还掌握两个港币账户。同年11月,他在香港收购了一家找换店(后更名为胜阳找换店),通过网银转账,开始做人民币与港币的兑换业务。做”公转私”业务时,他让客户先将人民币汇入其掌握的公司账户,因其公司账户不能直接把资金转入个人账户,便利用郑泽攀的地下钱庄将这部分资金转入个人账户。通常,客户需要支付1‰左右的手续费,他自己留下0.3‰,并付给郑泽攀0.7‰。

除了上述三人联合作案外,被告人杨某和李某其实是扮演了中介的角色。据被告人杨某和李某的供述,因李某的朋友王某需要筹集注册资金,他俩便将此业务联系给周楚强,帮助王某完成港币买卖,并从中赚取差价。

据王某供述,其为了筹集新公司的注册资金,自2011年6月以来,在被告人李某、杨某的介绍下,通过自己实际控制的淄博中鸿佳年体育文化有限公司向深圳地下钱庄共计打款人民币超2亿元从事非法资金支付结算业务和非法买卖港币业务。经辨认本人手写的对账单,王某用人民币累计购买3.3亿元港币。

值得注意的是,五名被告人均为广东人,而广东一直以来都是地下钱庄案件的高发省份。2016年,广东省公安厅先后展开代号为“飓风6号”、“飓风13号”等5波次打击地下钱庄行动,共破获地下钱庄案件14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50余名,涉案金额2300余亿元。

公安部经侦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此类地下钱庄案件属于支付结算型地下钱庄,不法分子通过设立空壳公司,假造业务往来,再通过“公转私”业务,采取网银转账等方式协助他人将对公账户非法转到对私账户、套取现金等进行非法支付结算。此类犯罪手法隐蔽、快速、交易量大,迎合了一些人非法转移资金、套现等需要。

目前,国内的地下钱庄主要分为三类, 除了上述支付结算型,还包括跨境汇兑型和非法买卖外汇型。

跨境汇兑型地下钱庄出现较早,又被称为“对敲型”地下钱庄,即资金在境内外实行单向循环,没有发生物理流动,通常以对账的形式来实现“两地平衡”。 不法分子与境外人员相勾结,协助他人进行跨境汇款、转移资金活动,这一类型地下钱庄交易量非常大,运作更加专业,发现难,打击难度大。

而非法买卖外汇型地下钱庄又被称为“换汇黄牛”,是指不法分子在国内外汇黑市进行低买高卖,从中赚取汇率差价。此类钱庄多以现钞交易为主,因此规模相比并不大。

  新华社上海6月26日电 题:我国高端商品市场回暖 “自用”消费渐成主力

  新华社记者 吴宇

  在经历了近三年的低潮后,2016年,上海南京西路商圈的路易威登2000平方米专卖店销售额达到了4.5亿元人民币,爱马仕700平方米的专卖店销售额达到了5亿元,均比2015年实现小幅增长。预测2017年中国业务,这两家知名高端商品公司分别给出了增长20%和15%乐观估值。

  最近,上海市静安区商务委员会对多家高端商品公司调研后发现,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相关公司在华业务出现回暖行情,进入四季度后反弹明显,今年前五个月增长态势延续。

  上海市静安区商务委员会副主任李新民表示,静安云集了全球1200多个知名消费品牌,世界三大高端商品集团的开云集团、路威酩轩集团、历峰集团旗下各品牌在华业务中心均集聚静安,相关市场调研可以反映出我国高端商品市场的最新变化。

  调研显示,拥有江诗丹顿、卡地亚、万宝龙等知名品牌的历峰集团,将中国区总部设在上海静安,2016年在华钟表、珠宝和服装市场的销售业绩均实现两位数增长,珠宝市场表现尤为抢眼;在被称为“中国高端商品市场核心”的上海恒隆广场,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商场月度销售增幅同比均在两成以上,去年12月份和今年1月份的单月销售额,连创开业16年来历史新高,每平方米月均销售额达万元以上。

  上海市商务委员会商贸行业管理处处长孔福安认为,我国高端商品市场显现回暖行情,与近期我国整个消费市场回暖相一致,是相关高端消费回升、境外消费回流的一个缩影。

  据上海市商务委员会统计,今年前五个月,上海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2%,位居全国主要城市前列,增幅同比提升了1.1个百分点。目前,上海的社会消费品零售规模已超过香港、新加坡等国际知名商业中心,正快速迈向新兴的国际消费城市。

  据介绍,我国近期高端商品市场显现回暖行情,主要有四方面原因:一是我国中等收入群体规模不断扩大,特别是以“80后”为代表的人群逐步成为消费主力。在这一年轻消费人群带动下,过去高端商品以“礼品采购”为主的消费正加速向以“自用”需求为主的个人消费转变。

  二是近三年来,部分高端商品品牌面对迅速变化的中国市场进行更务实的定价调整,逐步缩小中外价格差距,吸引了部分原打算境外消费人群回流。

  三是人民币汇率终结了多年来的单边升值,境外购买力的优势有所减弱,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中国消费者境外购物欲望,这一影响对日本、美国等市场较为明显。

  四是近年来我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旨在将包括高端商品在内的相关消费和税收带回国内。例如,2015年和2016年年初,先后两次削减针对化妆品、鞋子和服装等产品的进口关税。

  李新民表示,虽然我国高端商品市场显现回暖行情,但不可一味乐观。面对竞争日趋激烈的中国市场,部分国际品牌不得不关闭业绩较差的店铺,进行资源整合,把经营重心投向品牌运营和产品创新设计,通过个性化定制服务以及高品质产品适应市场变化,“在今天的中国,靠不断开店实现快速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

责任编辑:蒋问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