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宜昌采血测性别准不准

2018-10-22 8:44: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朝阳公园站、望京东站开通 本市地铁断点站减少到8站,调查显示北京中小学生吸烟率逐年下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定军 实习生 郑晓彬 宇航 北京报道

一季度东北三省经济有所好转,这与工业整体转好有关,另外各地的新兴产业发展加快。在工业领域,传统的钢铁、煤炭价格回升,对经济起了拉动作用。但是,判定东北经济已经走出困境还言之尚早。因为东北三省的工业、投资增速仍不是很高,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另外钢铁和煤炭价格在4月已经有所回调。

东北经济出现回暖迹象。

根据各地公布的数据,一季度东北三省经济有所好转。其中,黑龙江和辽宁的经济增速分别为2.4%、6.1%,分别比去年一季度增速提高了3.7%、1%。吉林的数据还没公布,占其经济比重较大的长春,一季度经济增速为7.9%,比去年同期的6.3%有所加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一季度东北经济加快,与工业整体转好有关,另外各地的新兴产业发展加快。在工业领域,传统的钢铁、煤炭价格回升,对经济起了拉动作用,一些新兴产业也在加快发展。

但是,判定东北经济已经走出困境还言之尚早。因为东北三省的工业、投资增速仍不是很高,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另外钢铁和煤炭价格在4月已经有所回调,这对二季度的东北经济增长不利。

东北大学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副院长李凯认为,东北经济目前是企稳,一季度经济是一个重要的信号,今年的形势要好于去年。

“必须在增长方式上出现重大的变化,在产业结构上出现重大的调整,在对外开放上出现新的局面,在营商环境上出现崭新的变化,这样才算东北振兴起来了。”李凯表示,东北经济仍待长期振兴。

工业回暖新兴产业加速

一季度东北经济加快,主要是工业回暖,新兴产业发展加快。

以工业为例,一季度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2.1%、4.9%、-6.2%,相比去年同期的0.3%、4.9%、-8.4%增速,分别有所好转或趋于稳定。

第三产业方面,一季度黑龙江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4%,高于去年同期的7.8%增速。吉林、辽宁两省尚未公布第三产业增速,不过,辽宁今年一季度经济转正,考虑到第二产业仍是负值,第三产业增长起到了重要的拉动作用。

东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向涛认为,以前东北原材料产业、重化工产业比重较大,这方面的价格上涨,有利于经济增长。但是,东北要实现经济快速增长,需要调整重化工业的比重,增加新兴产业的比重,特别是要加快国有企业改革。

“东北经济能否持续好转主要还是取决于外部环境,目前加大力度改善营销环境等一些措施有一定持续性,还要看具体的实施情况。”向涛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一季度黑龙江、吉林、辽宁的粗钢产量分别为1496.62万吨、206.53万吨、102.7万吨,分别比上一年同期的1471.28万吨、187.81万吨、73.31万吨有增长。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一季度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钢铁)同比上涨了38.2%。按此看,今年东北三省,尤其是辽宁的钢铁企业,受价格上涨影响利润增加较快。

东北三省经济好转,也与新兴产业发展加快有关。

以大庆为例,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速为2.1%、比上一年同期增速高0.9个百分点;大庆市工业3年来首次实现正增长,增加值421.9亿元、同比增长0.6%。据了解,大庆的石油产量仍在下降,今年一季度为846万吨,同比下降8.9%。但是大庆新经济板块和新动能的效果初显,非油非公和地方经济均好于去年。

就黑龙江全省而言,大庆油田持续减产,能源产业占全省经济总量比重已由2011年的22%下降到去年的8%,新兴产业增长抵消了传统产业的下拉作用。

吉林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原宏观处处长刘庶明认为,东北的传统产业还是需要继续增长,但是未来新的经济增长点一定是在新产业、新业态、新产品和新模式。

他认为,目前东北经济转好明显,有原先经济基数比较低的因素,也有国家相继给的一些政策支持的因素。对于短期的增长,还是要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仍未跟上全国步伐

即使一季度东北经济出现回暖,要判断东北经济已经走出困境还为时尚早。下一步,东北经济要加快增长,仍需付出全面的努力。

尽管一季度黑龙江经济达到了6.1%的增速,辽宁经济也实现了2.4%增长,但是东北经济稳增长压力仍不小。

目前,东北三省的工业和投资增速均低于全国。一季度黑龙江、吉林、辽宁的投资增速分别为5.8%、6%、-24.9%,相比去年同期的6.3%、8.5%、-27.4%增速,未见实质性的好转。

从规模以上工业增速来看,一季度黑龙江、吉林、辽宁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2.1%、4.9%、-6.2%,低于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速6.8%的水平,这表明东北三省的经济仍未跟上全国的步伐。

东北大学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副院长李凯认为,东北已经有了一些新兴制造产业,比如机器人、智能制造。但是这些产业发展的动能仍不足,新的产业还没替代原来的产业。东北关键要改变理念,包括改善营商环境等问题。

“东北全面振兴需要产业结构的深度调整。”李凯表示,现在东北还有更长远的问题,比如体制机制问题和产业结构问题,这是最根本的,所以还要加大改革力度。

东北的数控机床、机器人产业等都发展不错,但是很多产业做大做强存在难度。比如有的企业转到南方设厂,原因是在本地投产后,难以吸引人才。

数据显示,一季度黑龙江制造业增加值增长4.9%,成为工业增长的主要拉动力量。该省消费和第三产业也在快速增长。一季度黑龙江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现2038.5亿元,同比增长9.1%;完成进出口总额41.6亿美元,同比增长26.6%。

辽宁省也出现了不少亮点,比如一季度辽宁省新松机器人产值增长40.9%。

东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向涛认为,现在东北和一些发达地区交流干部,这会引进新的观念。同时可能带动新一轮的投资,对于解决东北地区的短板问题有很大的好处。

在他看来,下一步东北要用区位上的优势参与“一带一路”,进一步扩大开放程度。另外,要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调整重化工业的比重,增加新兴产业的比重。同时要增加市场的活力,其中国企改革是重中之重。

(编辑:李博,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dingjun@21jingji.com,libo@21jingji.com)

本文作者周萃,来源《金融时报》,原文标题《维护金融安全从源头遏制金融风险》

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

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四十次集体学习时,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出发,深刻阐明金融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提出了新形势下维护金融安全的六项重点任务,为做好金融工作、维护金融安全提供了行动指南。

六项重点任务之一提到,要采取措施处置风险点,着力控制增量,积极处置存量,打击逃废债行为,控制好杠杆率,加大对市场违法违规行为打击力度,重点针对金融市场和互联网金融开展全面摸排和查处。

事实上,伴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展开,金融行业降杠杆与化风险的脚步就不曾停下。业内专家表示,为更好落实中央精神,下一步,债转股、地方债置换、不良ABS、地方AMC扩容等化解存量债务风险的举措还将不断推进,同时,也必须坚持全面深化改革,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稳妥解决体制、机制和规制性问题,从根本上破除风险滋生和积聚的根源。

“强监管”严防“脱实向虚”

当前,我国经济转型、社会转型正处于“爬坡过坎”的重要阶段。在经济转型与结构性改革的关键时期,多年来积累的经济金融风险和矛盾逐渐暴露出来并有所积聚。业内专家表示,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中的许多问题和矛盾转移到金融领域,金融机构出现了自娱自乐、“脱实向虚”的势头,金融风险呈集聚态势。

“出现了杠杆率高企反映经济金融总体风险加大,信用风险积聚考验金融体系风险防控能力,风险跨界传染加剧表明金融风险系统性水平提高,‘金融三乱’和非法集资卷土重来扰乱金融秩序的迹象。”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认为。

业内专家认为,从公共部门、金融部门、企业部门和家户部门四个维度,可以解读出当前宏观经济中蕴藏的存量风险。

《2016中国与全球金融风险发展报告》指出,公共部门方面,政府债务存量规模大,地方政府债务层次结构不合理,县、市两级政府负债总量远高于省、乡两级政府;金融部门方面,银行业金融机构总体资产负债率下降,但部分地区金融风险突出,经营环境更为复杂,而非银行金融机构流动性风险增加,潜在风险上升;企业部门方面,在经济增速下行压力较大背景下,经营效率逐渐下降,企业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降低,企业部门违约风险开始暴露;家户部门方面,贷款增长率持续增加,存款增长率缓慢下降,抗风险能力下降。

只有对存在的金融风险点胸中有数,方能采取有效措施进行处置,防患于未然。

去年以来,“一行三会”从控规模、堵通道、控风险的角度出发,对包括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子行业在内的传统金融领域和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领域所蕴藏的风险重拳出击,对市场违法违规行为加大打击力度,严防资金“脱实向虚”。

业内专家认为,2017年,“强监管”的基调还将延续,不断强化金融业的安全能力建设,提高金融业竞争能力、抗风险能力、可持续发展能力,将是监管着力的主要方向。

重点关注交叉业务

邮政储蓄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党均章认为,杠杆水平与杠杆结构是当前各类金融风险问题的核心。

“杠杆在金融上是指以较小的自有资金通过负债控制较大的资产规模,杠杆的本质就是债务。高杠杆是金融高风险的源头。”党均章表示。

我国杠杆率主要集中在非金融企业部门。尤其是2008年以来,随着信贷规模的扩张,非金融部门杠杆率出现了较大幅度的提升,由2008年的98.6%迅速上升至2015年的170.8%。而金融异化又使得杠杆在空间上延伸与拓展,使在正规金融业务受限的融资需求得以转移和释放,从而可能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如资产管理行业,由于部分资管机构采取激进的发展策略,加杠杆成为迅速做大规模、博取高收益的主要手段,各类型产品间相互嵌套、层层加杠杆、逐级收取费用,导致大资管行业总体杠杆水平过高。

“资产管理行业和理财产品横跨银行、证券、信托、债券等多个领域,而同业业务串联起不同领域、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目前,在这些领域里还存在底数不清、风险不明的情况,需要重点排查,尽快实现穿透式监管。”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

业内专家认为,金融降杠杆,下一步要重点加大对同业、投资、理财等业务的监管力度,敦促有关机构提高风险信息披露标准和金融产品信息披露水平,切实防止监管套利。

随着银行与证券、保险、基金等机构合作的深化,跨行业、跨市场、跨机构的资金流动成为常态,资金流向更为隐蔽,风险传染性更大。业内专家表示,金融创新产生大量跨行业、跨市场的金融产品,极易滋生新的风险。

交叉业务所产生的风险点,已经进入监管视野。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日前表示,要把防范跨行业、跨市场的交叉性金融风险作为维护金融稳定的重点领域,着力丰富和完善维护金融稳定的工具箱。

可以预见,各类跨市场业务、交叉型金融业务将是下一步需要重点规范的监管对象。

监管合力控风险

“鉴于当前我国金融风险高压高发、金融风险演化为系统性风险可能性加大的严峻形势,当前金融改革应以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为重心。”徐忠表示。

“2015年以来,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P2P等问题频发,集中暴露了金融监管的滞后。在混业经营格局基本形成的今天,金融分业监管带来的监管重叠、监管掣肘、监管真空、监管失灵等问题越来越多。”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

“应适应金融混业经营的大趋势,综合考虑多方面的现实需求,建立综合性金融监管体制框架,实现由分业监管向混业监管的转型。”迟福林建议。

业内专家表示,加强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制度建设,加强统筹协调,新一轮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正在路上。

万亿级管廊建设 进入爆发期 雄安投资额巨大

第一财经日报 记者 王世峰 祝嫣然

万亿级地下管廊建设开始进入爆发期。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下称“住建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147个城市28个县已累计开工建设城市地下综合管廊2005公里。而兰格钢铁研究中心日前公布的预测数据显示,住建部2017年计划将新开工地下综合管廊2000公里以上。

事实上,国务院早在2013年9月就明确要求“全面推动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然而,根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的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国已建成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的总长度仅为75.41公里。

中冶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的开发建设在与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主流商业模式的结合中,呈现出“投资巨大、成本高昂、回收期长及设计寿命期许高”等特点,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各地政府的决心和全面跟进。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城市地下管线种类繁多,且涉及管线单位众多,各自诉求不同,因此如何在推进过程中协调好各管线单位的诉求和利益,难度也不小。

不过,在融资模式创新、建设成本逐渐下降以及国务院的不断推进下,地下管廊建设有望驶入“快车道”。其中,东三省、西南地区及刚设立的雄安新区等将成为地下管廊建设的密集地区。

雄安管廊投资或上千亿

地下综合管廊是“城市地下管线综合体”,被称作城市的“血管”和“神经”,担负着输送介质、能量和传输信息的功能,是城市的“生命线”。

继国务院2013年对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提出要求后,住建部2014年10月提出,用3年左右时间在36个大中城市启动地下综合管廊试点工程。国务院办公厅2015年又印发了《关于推进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指导意见》。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还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进一步推动地下综合管廊建设。

在国务院的持续推动下,各地方开始高度重视地下管网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强调地下管网等基础设施是城市的“里子”,需要着力补上地下管网等城市基础设施“短板”。

根据文章开头数据,2016~2017年,地下综合管廊新开工项目总长度有望超过4000公里。目前,多省市已主动积极出台相关规划,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正加速推进。

恒丰银行研究院商业研究中心负责人吴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以来,补民生和基建短板推进,也带动了地下管廊建设项目的提速,其中2016年的《意见》,明确了相关目标和任务。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我国东三省和西南地区将成为地下管廊建设的密集地区,目前两区域新开工地下综合管廊建设项目合计占到全国新开工总量的34.8%。另一块不容忽视的区域就是刚成立满一个月的雄安新区。

东北证券认为,相比其他城市,雄安新区从无到有,没有历史包袱,铺设地下管廊的成本更低、阻力更小。此外,雄安三县环绕白洋淀,区域内水资源丰富,本身对地下管廊就有较大需求;此外,作为“千年大计”,雄安将建成绿色智慧、生态优美、产业高端、服务优质、交通快捷的新型城市,开展地下管廊建设具有极高的确定性。东北证券测算,雄安新区远期地下管廊投资甚至可达千亿级。

如何解决“75.41公里”的尴尬

作为国务院持续推进的项目,地下管廊的建设难度不小。

根据住建部2014年提出的要求,城市新区、各类园区、成片开发区或新建道路要同步建设地下综合管廊,老城区要结合地铁建设、河道治理、道路整治、旧城更新、棚户区改造等,逐步推进地下综合管廊建设。

然而,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工程进度缓慢,效果并不显著。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已建成的城市地下综合管廊总长度仅为75.41公里。

在实际规划建设中,由于城市管线种类10余种,涉及管线单位20多家,政出多门,如何建?如何管?相关企业或从安全性、技术性考虑,或从本企业利益出发,均有不同诉求。

不过,王国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地下管网这样的涉及多个主管单位的市政类工程,须由政府整体推进才能见效,因此在国务院指导意见发布后,效果开始逐步显现,各地地下管网建设呈现比较好的增长态势。”

巨大的建设投资和高昂的运营管理成本,也是制约综合管廊发展的主要因素。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后发现,与传统管线铺设方式相比,地下综合管廊的前期一次性建设费用比传统直埋形式的建设成本高出近一倍。据住建部测算,使用寿命为50年及100年的地下综合管廊,每公里建设运行成本分别为1.6亿元及2亿元。

上述中冶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地下综合管廊投资巨大、成本高昂、回收期长及设计寿命期许高,相当一部分地方政府因总体财力的捉襟见肘,在开发建设上呈现出“想上”而又“上不起”的矛盾与纠结心态。

前些年银行也普遍以传统信贷形式来支持地下管廊项目的建设,不过,“由于这种项目投资大、回收期长,回报率也不高,因此在银行的信贷体系中相对不受重视。”吴琦说。

不过,有PPP领域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通过PPP模式开展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和运营,将成为解决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中长期投资的重要途径和来源。

根据光大证券测算,在2016年,PPP项目数量和落地率不断提升。其中投资额居前的贵州、山东、四川、河北四省的管廊投资额924 亿元,约占四省PPP 项目总投资的2.2%。

PPP是一个主要发力点,但从落地情况来看,PPP在管廊项目建设中的投资占比并不高。吴琦表示,还是要创新业务模式,可以考虑投贷联动或资产证券化等方式拓宽融资渠道,“据我了解,兴业、民生等一些股份银行正在做这方面的探索。”

随着建设的不断推进,一些企业也已在降低成本上有不少心得。上述中冶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该集团新研发的钢制波纹管综合管廊在成本和寿命两要素上的优势。

化解钢铁过剩产能

建设地下综合管廊好处不少,不仅能避免城市长期存在的“马路拉链”现象,对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也具有积极意义。

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钢铁产能已达12.5亿吨,而国内需求仅为6.5亿吨。而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统计测算,目前建设1公里管廊约需5500吨左右的钢材,按照2017年全国将新开工地下综合管廊建设2025公里计算,将拉动钢材消费约1114万吨。其中,东三省新开工地下综合管廊建设304.8公里,预计拉动钢材消费 167.6万吨;西南云贵川三省新开工项目将达到400公里,拉动钢材消费220万吨。

中冶集团提供的一组数据则显示,按当前一般城市综合管廊设计布局,如采用钢制波纹管综合管廊,每公里消耗钢材近4000吨,以一般城市初期规划不低于50公里作为参考数据,仅廊体建设钢材消耗量约20万吨。这一数据对于地方政府特别是化解钢铁产能压力巨大的地方政府,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可视为经济结构调整中的一大利好。

中冶管廊技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冶京诚副总裁郝勇兵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综合管廊近2年才被大家广泛认识,如果需要追赶其他先进国家,首先从法律法规上,我们还需要完善立法;第二在于城市规划理念要弥补差距,包括城市管理者需要充分转变管理理念,以及设计理念上要跟得上发展趋势;第三是建设差距,地下结构的施工,我们的建设工程质量与国外也有一定差别;最后是运营维护,要把这个起步较晚的短板环节补齐。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6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