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网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荆门鉴定鉴定男女哪家好
2016-10-26 09:12   来源: 会计网

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女子当街挥刀伤两人 一度传男扮女装,格里芬伤情:需做膝手术切部分组织 将休战3-6周。

  “天天”出事之后,许多买卖数据信息的QQ群沉寂下来,一些“生意”甚至陷入了瘫痪状态。

  “天天”是圈内有名的“大人物”,这个“圈子”隐秘却又热闹非凡:数量巨大的个人信息数据在这里集散、交易,“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许多律师、私家侦探乃至臭名昭著的电信诈骗犯罪分子,都是这个“圈子”的重要客户。

  近些年,诸如电信诈骗等新型犯罪日益猖獗。溯源而上,这个类似信息集市的“圈子”,就是这些新型犯罪的根本源头。

  如何从上游整治打击?今年5月,山东菏泽公安成功破获一起网络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大案,将一个涉及数据源头和中间商的犯罪团伙连根拔起——

  公安机关共查扣受侵犯公民个人信息200余万条,涉案资金达500余万元,抓获犯罪嫌疑人29名,其中包括知名中间商“天天”在内的22名中间商,以及7名“内鬼”(一手数据源头)。

  完整的地下产业链

  50多种信息明码标价,手机定位数据最贵

  近期,山东准大学生徐玉玉遭诈骗猝死一案备受舆论关注。诈骗分子能够得逞,很可能是准确掌握了徐玉玉的个人信息。在互联网时代,每一个人都可能面临着“数据裸奔”的窘境。

  菏泽公安展示了一份中间商的“价格表”,包括50多种个人信息交易大项,全部明码标价,中间商们将其称为“全套”。

  记者注意到,在这份价格表中,诸如学籍、个人征信、电信话单、银行流水等信息已经属于非常廉价的“基本款”,甚至连计划生育、航班信息、企业征信、公司账号明细等略显冷门的信息也能提供。

  办案民警介绍,目前比较“热门”的信息有手机定位、个人征信等,其中手机定位数据标价最高。价格表显示,联通定位270元/次,电信定位450元/次,移动定位最贵,达到580元/次。

  手机定位服务甚至可以“包天”“包周”。平均下来,一天的价格在两三千元左右,包括卫星图和平面图,定位精度在几十米至几百米范围之内。

  个人信息买卖地下产业链覆盖面之广令人震惊。在这个链条上,中间商扮演着承上启下、互通有无的关键角色。

  据菏泽公安介绍,与之前广为人知的批量购买个人信息的违法行为不同的是,在此案中,中间商甚至能承接“私人定制服务”——买家可以直接向中间商提出精准需求。

  中间商的交易记录显示,只要提供姓名、身份证号等基本情况,客户就可以买到特定人员的征信记录、手机定位等信息。

  一些大的中间商,会定期将各种“私人定制”需求整理成完整表格,然后分类提供给上游数据源头,精准获取公民个人信息。

  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与传统的中间商在QQ群中进行“公开叫卖”的交易方式相比,如今这种“私人定制”型的交易都是“单对单的私聊”,隐蔽性更强。

  猖狂的大中间商

  “找不到信息?找‘天天’吧,他很牛”

  此案中落网的中间商“天天”在圈内很有名气。

  办案民警介绍,“天天”是犯罪嫌疑人楼某的网络昵称。楼某是混迹圈内多年的大中间商,人脉广、做“全套”,业务量很大。

  审讯中,许多被捕的中间商都表示,虽然没有见过“天天”,但都“知道他”。一名中间商透露,圈内若有人找不到信息,都会推荐他去找“天天”,“因为他很牛。”

  菏泽公安此次就是以本地线索为切入点,顺藤摸瓜找到楼某,并以楼某为核心进行突破,进而拿下整个犯罪链条。

  今年3月,菏泽公安接到线索,锁定了一名长期活跃在本地的非法贩卖个人信息中间商马某。之后,办案民警进一步发现马某的主要上线楼某“天天”,他活跃于十几个QQ群,交易量巨大且种类繁多,交易触角延伸至多个一手数据源头。

  公安机关侦查发现,楼某为了逃避警方视线,离开浙江老家远赴广西,以一套假的身份信息“改头换面”,经常更换手机号码,甚至与其长期同居的情妇吴某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以“天天”为核心突破口,菏泽公安迅速追查出其上游的一手数据源头,找出征信数据、电信定位数据、移动主机数据、顺丰快递数据四条完整的犯罪链条。

  5月13日,菏泽公安在北京、广西、广东、四川等13个省份对涉案犯罪嫌疑人开展集中抓捕行动,抓获了包括“天天”在内的29名犯罪嫌疑人。

  据办案民警介绍,“天天”的落网引发圈内不小的震动,甚至直接导致了其他中间商、下家的生意陷入瘫痪状态。

  触目惊心的监管漏洞

  “实际上没人管,完全靠自觉”,监守自盗非个例

  从此案中打掉的“内鬼”来看,相关部门、企事业单位自身在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监管方面存在的漏洞令人触目惊心。

  犯罪嫌疑人甄某,系某商业银行客户经理,利用职务之便,以每条20元至40元的价格,长期向中间商提供个人征信信息以及本银行的客户资料,包括身份证号、卡号、开户日期、余额、名下账户数量等,可以跨区域查询,覆盖全国;

  犯罪嫌疑人陈某,系某通信公司软件工程师,利用职务之便私下向中间商贩卖数据库密码,使其能够直接访问数据库中全国范围内的手机定位、开户信息等数据;

  犯罪嫌疑人王某,系某快递公司苏州某仓库管理员,利用其掌握的系统账号,以每条数十元的价格,向中间商提供全国快递信息,包括收件人地址、电话等信息。

  中间商主动找上门,坐在办公室里点点鼠标就有不菲的收入进账,对于扮演一手数据源头角色的这些人来说,钱来得太容易。

  但正是这份轻松的“快钱”,令许多犯罪嫌疑人后悔不已。

  张某是甄某在银行的同事,在甄某的怂恿下非法贩卖个人征信信息。原本张某每月工资近万元,在当地算绝对的高收入,近期还准备和男友结婚,此番被捕,整日以泪洗面,“悔得肠子都青了”。

  王某十几岁离家打工,多年后终于在某快递公司寻得一份不错的仓库管理员职位,坦言“很喜欢这份工作,近期也有一些升职的机会”,但因为动了贪念,对外贩卖客户个人信息,如今前途断送。

  虽然涉案的这些公司、单位内部均有相关规定,严禁泄露客户个人信息,但犯罪嫌疑人均表示,“实际上没人管,完全靠自觉”。

  手握权限、监守自盗的情形恐怕并非个例。甄某和王某均表示,在银行业和快递业,利用职务之便查询征信信息和快递信息的行为“很常见,很多人都这么干”。

  身为通信公司员工的陈某表示,虽然自己后期停止了与中间商私下进行数据库密码的交易,中间商还是能够通过伪造公司授权书的方式,轻易与通信公司达成公司间协议,继续非法使用数据库。


  《 人民日报 》( 2016年09月26日 11 版)

  近日,公安部发布《看守所法(公开征求意见稿)》,相比现行的《看守所条例》,《看守所法》强调将对在押人员的称谓由原来的“人犯”改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

  在押人员是尚未定罪的犯罪嫌疑人,理应成为基本的法律常识。作为相对于《看守所条例》的上位法,《刑法》《刑事诉讼法》等主要刑事法律均已采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称谓;在公共媒介上,随着报道法律意识的提高,“犯罪嫌疑人”的表述已成为基本规范。但是,1990年起施行的《看守所条例》,迟迟没有对此专门作出修改,一直没有改变“人犯”的称谓。

  对于拘留、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司法机关认为有必要的,可以对其实施强制措施。虽然被羁押人员失去了人身自由,但尚未定罪,更不能被认为已开始接受刑罚。换言之,一个人被认为有犯罪嫌疑,离法律意义上的“犯人”身份还很遥远。

  被拘留和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可能无罪,公安机关也可能“抓错人”。随着国家治理法治化程度的提高,被逮捕甚至被起诉后无罪释放的案例越来越多,国家赔偿已成为司法实践的常规做法。司法机关有责任和义务在对公民实施强制措施之前,掌握较充分的证据,并严格实施羁押必要性审查,但司法并非永远正确。实践证明,司法经常伴随着发现证据和否定证据的自我纠正过程。

  保障犯罪嫌疑人权益,是保障公民合法权益的体现。遗憾的是,看守所曾经是保障犯罪嫌疑人权益比较薄弱的环节。“躲猫猫”“洗澡死”等引发全国关注的案例,都说明了当时看守所对在押人员的管理有待加强。犯罪嫌疑人权益之所以无法得到充分保障,甚至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很重要的原因是部分看守人员没有把他们看作未定罪的公民,甚至持有一种“你进来了就不再清白”的观念。

  强调在押人员是“犯罪嫌疑人”,有利于在押人员公民权益的保障。名不正则言不顺,准确地使用法律名词描述对象,有利于培养全社会形成正确的法律意识,提高国家法治水平。随着“犯罪嫌疑人”的称谓成为习惯,在语言潜移默化的作用下,我们有理由期待犯罪嫌疑人各项权益得到更健全的保障。

  看守所对犯罪嫌疑人的管理不能带有惩罚性。无论最终被认定为有罪还是无罪,犯罪嫌疑人尽管被剥夺了人身自由,但依然享受很多公民权利。看守所既要努力提高在押人员的生活待遇,也要注意在押人员的精神状态,确保其在羁押期间的身心健康和人身安全。

  看守所还是防范冤假错案的重要防线。很多冤假错案源于刑讯逼供,看守所的刑讯逼供时有发生。为了给犯罪嫌疑人定罪,完成办案任务,有的审讯人员违反法律规定,折磨在押人员的肉体和精神,由此取得虚假证据,妨碍案件得到公正合理的裁决。从理念上认同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就要改变办案方式,以合法合规的方式审讯犯罪嫌疑人。

  应该承认,犯罪嫌疑人的称谓在司法机关和社会上已经深入人心,在司法实践和公共传播中也得到了普及。如今《看守所法(公开征求意见稿)》正式取消了《看守所条例》“人犯”的称谓,是对不合理法律法规的纠正。然而,改变称谓只是进步的一小步,关键还在于在观念和行动上的扭转,让犯罪嫌疑人真正成为“嫌疑人”,而不是司法机关管理和舆论表达中的“罪人”。

  最近,“人机大战”引起世人关注,一些人对人工智能可能会对人类造成危害甚至威胁人类生存表示担心。对此,英国科学家霍金和美国微软公司创始人盖茨等名人也提出了警告。我对人工智能发展持乐观态度,但前提是人类要制定和遵循设计与制造机器人的相应规则。

  人类制造的智能机器人威胁到人类自身的生存,这被称为“技术奇点”问题。技术奇点是指拥有人类智能的机器人不断改进自己,并且制造或繁殖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强大的机器人,最终达到人类不可预测、无法控制的地步。如果制造智能机器人的技术越过这一奇点,局面将无法收拾,会伤害人类甚至使人类面临灭亡危险。但人类可以防患于未然,防止机器人制造技术达到或超越这一技术奇点完全是有可能的,关键是我们有无能力使设计、制造机器人的科学家和制造商遵守人工智能发展的规则。

  1942年,美国科普作家阿西莫夫提出了“机器人三原则”:一是机器人不能伤害人类;二是机器人要听从人类指挥,除非违反第一条;三是机器人要保护自己,除非违反第一条或第二条。这些原则是好的,然而现在许多科学家提出的已不仅是机器人可能伤害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人类生死存亡的问题,“机器人三原则”已远远不能适应时代发展需要。这就迫切需要在“机器人三原则”基础上,进一步为人工智能发展制定规则。

  人工智能发展的新规则至少应包含以下四个方面内容。第一,应禁止机器人拥有人类所有智能,也就是说,在设计和制造机器人时应留一手。例如,不能让机器人拥有制造或繁殖自己的能力。第二,应建立人工智能研究伦理审查委员会,审查智能机器人研究计划,对于机器人拥有人类所有智能的研究计划不予批准,禁止利用任何资金资助这类研究计划。第三,与立法禁止化学和生物学武器类似,设计和制造智能机器人的国家以及相应国际机构应立法禁止生产与人类一样聪明甚至比人类更聪明的智能机器人,违反此类法律者要承担刑事责任。第四,要求科学家和企业设计与制造行动合乎道德的机器人。让机器人与我们一样自主做出合乎道德的决定,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鉴于近几年应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技术研究大脑的成果,人们的道德直觉和道德判断也可能有神经生物学基础,甚至也可能有基因基础,这就给研发行动合乎道德的机器人的计划提供了科学基础。

  在防止智能机器人危害人类的同时,也应考虑如何正确对待它们。如果机器人没有感知疼痛的能力,那么,它就是没有道德地位的,只是人类的工具而已。然而,一旦机器人能感知疼痛,就会产生伦理问题。我们不能任意对待能感知疼痛的动物,即使在一定条件下我们需要利用它们进行实验研究,也要关心它们的福利,对它们的研究方案要经过动物实验机构伦理委员会审查批准。同理,一旦机器人能感知疼痛,我们就应像对待能感知疼痛的动物一样对待它们。机器人一旦有了自我意识,包括理性、情感以及社会互动能力,在某种意义上就应被当作具有人格的人或社会的人来对待,享有生命和福利受保护的权利。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6年11月22日 07 版)

为您推荐
  • 推荐
  • 初级
  • 中级
  • CPA
  • 实务
  • 税务
  • 法规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