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荆州怀孕初期抽血鉴定性别多少钱

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互联网药店漏洞仍多 处方药无处方照卖不误,工商总局局长:乐天遭罚是因为非法广告和定价问题。

原标题:谁在“除染”?——福岛核污染引发的骗局

背井离乡来到日本,却被骗到福岛清理核污染……这是一些在日本申请避难的难民遭遇的骗局,他们被一些日本网友称为外籍“核电站奴隶”。

福岛核泄漏事故发生距今已有6年,当地重整任务仍然艰巨。“除染”人手不足、政府监管缺失的情况下,一些日本企业打起了难民的“歪主意”。

【危险下的诱骗】

记者2月下旬刚去福岛进行了实地探访,惊心景象仍历历在目。通往核电站的国道边随处是破旧不堪的废弃建筑,无人看管的田地里野草疯长。

站在核电站机组西侧海拔35米的高台上俯瞰机组,辐射检测仪的最高值竟超过每小时150微希沃特,是东京日常水平的3000多倍,仪器震得记者手发麻!

在核辐射区域清除核污染的工作是个长期工程,主要任务是清理受到核辐射污染的地表土等污染物,这被称为“除染”作业。

危机中,却出现了恶劣骗局——“来福岛除染可以延长签证”。诱骗之下,一些不明就里的难民被“骗”到福岛从事着很多日本人不愿意做的“除染”工作。

孟加拉国难民侯赛因·莫尼和侯赛因·德罗阿莱就这样来到福岛县饭馆村。据日本《中日新闻》报道,日本的一位孟加拉国老乡将二人介绍给一位自称来自人才派遣公司的男性。这名日本男性对两人说,“除染是为国工作,因此可以延长签证”,莫尼和德罗阿莱信以为真。

对寻求政治避难的在日外国人来说,他们的难民身份获批前,每次只能获得为期半年的签证。他们对于能否获准留在日本惴惴不安,因此愿意抓住“每一根稻草”。

然而,当他们干完活后去仙台入国管理局办理“在留手续”,并对工作人员说“我们干了除染工作”后,工作人员却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什么呢?不明白。”这时他们才发觉被骗。

再找那家雇用他们的名古屋建筑公司时,他们发现公司早已改了名字,位于福岛的事务所也已人去楼空。

【外国人的身影】

据莫尼和德罗阿莱回忆,2015年1月至3月前往福岛进行“除染”工作时,现场约20人的工作队伍中,约半数人都是外国人,他们都被怀疑是在申请难民资格,包括印度人、斯里兰卡人、孟加拉国人等。

尽管两人2013年来日本之后努力学习日语,前往福岛前也接受了一些有关辐射的知识讲解,但对当地辐射情况依然懵懵懂懂。他们每天在福岛县饭馆村的工作就是带着口罩和手套、从早到晚用铁锹清理污染土等。

尽管作业人员所受辐射量一直受到监测,不过“随身携带的辐射检测仪一直响个不停,让人害怕”。

“要是日本人不干,也只能外国人干了,”在福岛建设核污水贮藏罐的日裔巴西人石川刚霍尼(音译)对日本《每日新闻》说。

出生于巴西的石川是另外一支外国人队伍中的“包工头”。他反映称,政府要求工人接受防辐射教育的程序形同虚设:大多数外国工人并不懂日语,东京电力公司发放的防辐射手册都是日语或英语,很难读懂,现场也没有翻译。

记者前往福岛采访时曾看到,核电站周边一二十公里到处散放着装有污染土的黑色袋子,当时却没想到这份工作竟然还有外国难民的“苦劳”……

日本《每日新闻》也发表评论感叹称,这些外国劳动者推动着核事故处理进程,某种意义和程度上“拯救了上级承包商和东京电力公司”。

【骗局后的真相】

长期以来,日本社会都存在着为人诟病的痼疾:低薪“3K工作”(危险kiken,脏kitanai,累kitsui)主要由在日外国人从事。

日本时事社曾评论称,由于日本劳动力短缺,对外国“廉价劳动力”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利用外国人不熟悉日本劳动法的弱点“恶性雇用”已成为普遍状态。

日本媒体由此分析认为,在“除染”工作严重人手不足的情况下,“诱骗”情况可能普遍存在。

骗局曝光后,日本法务省入境管理局难民认定室称之为“性质恶劣”,并表示近期将开展调查。

日本网友的反应则激烈得多,他们认为无论如何,“除染”工作都不能成为接受外国难民的交换条件。一些人甚至将这些难民称为外国人“核电站奴隶”,并预测“今后人数可能还会增多”。

大学老师能川元一在社交网站“推特”上留言称:“这是一条能让人知道核电站是建立在歧视之上的新闻。”网友Y·小岛留言称:“地震、核电站、贫困……总有人为了钱去欺骗、伤害和践踏别人。从拼上性命逃离迫害的难民手里骗钱买的酒,就那么好喝么?”网友“hootoo号”则感叹:“我居住的国家,已经堕落至此。”

中国社科院地区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助理杨丹志认为,“诱骗”行为虽然并非日本的国家行为,但无良企业的卑劣做法已严重危及外国工人的身心健康,日本政府应加强对此类行为的管理和对责任人的处罚。

“另一方面,试图留在日本的外国民众也应加强鉴别能力和自我保护意识,要充分认识日本社会的复杂性,”他说。

在日本东京都会电视台工作的一名媒体朋友则对记者说:“这种骗局是日本的耻辱。”(华义)(新华社专特稿)

  中新网深圳6月27日电(记者 郑小红)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27日在此间表示,目前互联网正面临可扩展性、安全性、移动性等前所未有的挑战,并正向第三代也就是未来网络过渡。

  由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南方科技大学、CCF YOCSEF深圳分论坛联合主办的2017信息中心未来网络主论坛当天在深圳举行。中美专家、学者就信息中心网络的架构、关键技术、学术研究、人才培养以及信息中心网络的未来发展趋势与产业前景等议题进行对话和交流。海内外40多所高校和科研机构的代表参加。

  信息中心网络作为未来网络的一个重要体系架构,已得到全球政府、企业和科研机构的广泛重视。本次论坛分为五大板块:主论坛,“大图计算”、“知识图谱”、“金融科技:区块链”分论坛,“YOCSEF深圳换届大会”,“学生精英训练营”启动。

  刘韵洁院士说,从网络功能上讲,互联网逐渐从科研型向消费型再向生产型过度。第一代互联网侧重军事与科研领域,第二代则是以万维网为代表的电子商务,现在正向第三代也就是未来网络过渡。而目前互联网正面临可扩展性、安全性、移动性等前所未有的挑战,开发全新的网络架构势在必行。

  “网络是全球性的,希望本领域的有识之士,携手全球同行,共同创建更进步、更智能的全球网络。”NDN项目负责人张丽霞表示。NDN是在2010年所发起的未来网络架构研究方案之一,主旨为开发全新的网络架构,以符合新兴的通讯需求,并取代现有的TCP/IP协议。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副教授张北川表示,要想彻底解决现在互联网出现的问题,必须在架构上有所突破。信息中心网络的构架、缓存策略、拥塞控制、硬件设备、商业模式等,已被广泛研究。但由于网络产业具有路径依赖特性,如何应用信息中心网络到实际生产环境中,助力产业升级、信息高效传输等,还有待继续研究与解决。

  北京大学深圳市云计算重点实验室雷凯副教授说,信息中心网络改变了网络底层的寻址方式,从而提高了智能性和功能性。

  论坛得到华为、众享互联、百度大数据实验室、新华三集团的支持。(完)

原标题:在线旅游平台发展存隐忧:名不副实 退票费用超规定

  海量酒店任你选,一键下单全搞定。近年来,蓬勃发展的在线旅游平台以其高效、便捷的服务深受消费者青睐。然而,在给人们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在线平台的发展也逐渐暴露出虚假宣传、欺诈消费者等问题。

  记者近日从海南省工商局获悉,海南工商部门对网络订房、订票、医疗、婚纱摄影、房产促销、在线旅游、团购等执点行业经营行为进行了重点监测监管,先后约谈携程、途牛等平台网站负责人22次,责令整改未亮照亮标网络经营主体687家。

  据了解,今年以来,海南工商部门对携程、天猫、淘宝、百度糯米、美团、京东旅游、乐途旅游、大众点评、去哪儿、穷游等10家第三方平台上的网络经营主体评价信息开展了监测。截至目前,共监测了6670家网络经营主体1794485条评价信息,其中差评信息88839条,总体差评率为4.95%;监测网络交易数据612105条,疑似违法行为数据4092条,发现违法线索152条。

  事实上,不只是海南,全国范围内,在线旅游平台也是问题频发。今年3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就曾判北京艺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艺龙公司)因存在欺诈行为,给消费者李先生三倍赔偿。

  据悉,李先生通过艺龙公司经营的网站预订了位于上海、三亚的三家酒店。艺龙网网页标注,三家酒店均为国家旅游局评定的五星级酒店,但他先后入住了上述三家酒店后发现,通过艺龙网预订的这三家酒店实际情况与标注不符。李先生认为艺龙公司存在欺诈行为,将之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艺龙公司辩称,三家酒店均为准五星酒店。因艺龙网员工录入错误,造成网页显示为五星级酒店。但法院审理认为,艺龙公司提供的酒店服务与其网站宣传不符,并已被行政主管部门认定为虚假宣传,李先生作为消费者以欺诈为由要求三倍赔偿,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

  一审宣判后,艺龙公司提出上诉。目前,二审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业内人士指出,在线旅游平台的蓬勃发展符合消费者的需求,值得鼓励和肯定。但行业在快速发展中暴露出的不规范等问题也亟待引起关注。记者采访发现,当前在线旅游平台发展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首先,“名不副实”现象时有发生。消费者陈先生反映,2017年1月底在某在线旅游平台预订了某酒店海景双人房。到店后,商家明确表示海景房不是这个价格,只能提供另一个房型。在平台与商家商议无果后,平台客服解释称:陈先生预订的是“侧海景房”而非“海景双人房”,并拒绝退还预订款。

  其次,退票费用超规定。家住北京的孙先生告诉记者,春节前,他在网上购买了两张北京到湖南的机票,后由于出行计划有变,申请退票。代理商却按照20%进行扣费,远超5%的标准。孙先生多次与代理商沟通,代理商称票是通过“渠道”买到的,成本高,只能高扣费退票。

  此外,在线旅游平台代理商制度的弊端日趋凸显。游客李先生今年春节在某在线旅游平台预订了三亚自由行产品。因酒店误操作而被迫更换房型。李先生要求退还差价时,平台与酒店互相推诿。最终,消费者未得到满意答复。

  一位在线旅游平台负责人坦言,在线旅游企业是以互联网企业的思维做旅游,看中的是用户数量的增长与维持。

  “当前支撑大多数在线旅游平台运转的仍然是代理商。比如,当前国内小型旅行社数量较多,不具备自建网站营销推广的能力,多数只能依靠第三方平台生存。而第三方平台为了吸引公众眼球,往往会将旅游产品的价格压得很低。”该负责人表示,旅游本身就是毛利率较低的行业,旅行社受到平台价格“绑架”,服务质量也会随之大打折扣。

  为此,专家建议,消费者维权应注重留存证据。

  “仔细了解商品信息,包括酒店介绍、位置、星级、房型、配套服务等。认真比较、鉴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法官吴薇表示,在与在线旅游平台订立合同时,消费者应充分注意细节,必要时可对商品详情或服务承诺截屏留存,以备消费时核对、维权时佐证。

  此外,法官表示,平台协议是网络服务商提供的格式合同,消费者点击“合同条款我已知晓,同意”后,该协议将成为双方间的“法律”。因此,切勿因内容较多,不经阅读就直接“同意”。消费者对商品或服务的数量和质量、价款、安全注意事项、风险警示、售后服务、民事责任等重要内容,特别是预订后发生退、改的处理等重要信息,务必详细了解。

  “消费中发现商品或服务与订购时的描述不符的,应及时对订单具体内容、网页服务承诺、实际消费情况等进行证据留存,网页等内容最好公证。”吴薇说。

  专家表示,消费者遇到纠纷,可通过客服或专门的投诉处理部门,与平台运营方或酒店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可通过消协或到工商部门投诉,也可依法提起民事诉讼。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新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