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随州〕哪有可以抽血验性别吗

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中国十大丑陋建筑一览:看完整个人都不好了,日本拟追加发射两颗定位卫星 着眼亚太区域服务。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法国八卦杂志《Voici》最近公布了奥朗德总统和绯闻女友、女演员朱莉·加耶在爱丽舍宫“幽会”的照片。调查人员已排除了照片是狗仔队用长镜头或者无人机拍摄的可能。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法国八卦杂志《Voici》最近公布了奥朗德总统和绯闻女友、女演员朱莉·加耶在爱丽舍宫“幽会”的照片。调查人员已排除了照片是狗仔队用长镜头或者无人机拍摄的可能。

奥朗德和情人密会爱丽舍宫?

上周五出版的《Voici》在头版刊登一张法国总统奥朗德和42岁女演员加耶亲密聊天的照片。

照片里,两人在爱丽舍宫的花园中,奥朗德穿着白衬衫和深色西装,加耶也是一身黑色的外套。奥朗德的手搭在加耶的椅背上,加耶托着脸颊,凝视着奥朗德,两人看起来在聊天。杂志援引一名知情人士的说法透露,加耶已然是法国的“准第一女友”。

该杂志还爆料,加耶大部分的周末和夜晚都是在爱丽舍宫与奥朗德一起度过的。自年初地下情浮出水面以来,两人都尽量避免被拍到在一起,这是两人第一次被拍到在爱丽舍宫的合照。

今年1月10日,法国《更近》杂志刊发7页报道,还刊登了奥朗德戴头盔夜会情人加耶的照片。瓦莱丽此后搬离爱丽舍宫,与奥朗德分手。

前女友否认吞安眠药自杀

近日,瓦莱丽在新书《此刻感谢你:爱、权力与背叛》一书中记录了与奥朗德在一起9年的生活,书中直言奥朗德是个大骗子、伪君子,表面上说不喜欢富人背地里却嘲讽穷人。据悉,该书在法国卖出70万本,目前已经翻译成英文版。

她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否认出书是为了报复,称只是想澄清事实。对于媒体报道的她曾在获悉奥朗德与加耶偷情后企图吞安眠药自杀一事,她首次予以否认,称只是想睡觉、无法面对事实。

她还透露,奥朗德一直试图挽回。“从我们分开起,他就一直求我重新开始、继续共同生活。3个月里,他一直喋喋不休地说自己犯了个错、迷失了方向。他反复说我是他唯一所爱,并说几乎没有再见过加耶。他送我花,发誓永远爱我。”

今年本命年的奥朗德,在事业上也陷入低谷。法国舆论协会(IFOP)23日公布的民调显示,他目前的支持率只有13%,已然是法国现代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前女友瓦莱丽在新书中爆的猛料无疑是火上浇油。(宗和)

调查

照片可能从爱丽舍宫内部拍摄

安全部门和警方介入调查

上次拍摄绯闻照片的是法国“Pazzi界”顶尖高手塞巴斯蒂安·瓦列拉。这次的照片又出自谁之手呢?

据《独立报》报道,调查人员称这一照片不可能是狗仔队从爱丽舍宫外通过长镜头拍摄的,他们通过研究也不认为这是小型无人机拍摄的。《独立报》援引法国媒体的说法称,从照片的角度来看,照片很可能是从爱丽舍宫位于东翼的私人寓所拍摄的,而该建筑内只有12名工作人员,安全部门和警方已经对他们全部进行问话。

爱丽舍宫是法国总统的官邸。爱丽舍宫花园每月对公众开放一次。爱丽舍宫的安保严密,周边马路允许车辆通行,但一般不允许外来车辆停留。不过也曾爆出过建筑图纸被盗的事件。

  中新社广州6月26日电 (王华 蓝旺)26日凌晨,云南电网与南方电网主网鲁西背靠背直流异步联网二期扩建工程建成投运,这也是世界首个柔性直流和常规直流混合背靠背换流站。工程投运后,预计2017年可增加云南外送电量约30亿千瓦时,该项目将不仅有效促进云南清洁水电消纳,而且会减少广东省、特别是珠江三角洲的污染物排放。

  鲁西背靠背直流异步联网工程是将两个换流站建在一起,使得云南电网和南方电网主网间原本联为一体的大电网,形成两个不同步运行的电网。这相当于在(云南送粤)西电东送大通道上加置一个“安全阀”,可避免出现故障连锁反应,有效地将风险控制在局部,提高主电网安全可靠性,也促进清洁能源消纳。

  该工程也是目前世界上首次采用大容量柔性直流与常规直流组合模式的背靠背直流工程,其中柔性直流容量和电压均为世界第一。

  此前该项目一期工程建设100万千瓦常规直流单元和100万千瓦柔性直流单元,已于2016年建成投运。现投运二期扩建工程,规模为100万千瓦常规直流单元。工程全部投运后,云南电网与南方电网主网鲁西背靠背直流异步联网工程送电规模达到300万千瓦。

  截至目前,南方电网西电东送已形成“八交九直”共17条500千伏及以上大通道,500千伏及以上电压等级输电线路20000多千米,送电规模达到3950万千瓦。

  据统计,5年来南方电网西电东送累计输送电量7748亿千瓦时,其中可再生清洁水电占比达到75%,相当于减少燃煤1.86亿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4.65亿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357万吨。(完)

夏琼,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她任新闻系系主任一职长达十二年之久。图片来自网络

  5月25日,武汉大学新闻系主任夏琼在微信朋友圈中晒出了自己的辞职信,“尊敬的学院领导:本人因任新闻系系主任一职长达十二年之久,期间既无所作为,更无甚建树,且严重违反任职年限之政治规矩!特请求辞去新闻系系主任一职,恳请批准为盼!”

  她同时在朋友圈配发了一段言论,“至于辞职理由嘛,实话实说:累了,倦了,也绝望了……长期与这种不懂教育,不尊重教学,践踏教师尊严,侮辱学生智商的高校行政管理体制进行着自不量力的抗争,突然发现毫无意义与价值!辞职感言:高校已放不下三尺讲台,如今想做一个认真的教书先生真的很困难。”

  夏琼1984年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到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系任教,迄今已33年,从2005年起一直担任系主任职务。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强月新接受新京报电话采访时证实,校方已经批准了夏琼辞去新闻系系主任的申请。

  昨天晚上、今天(5月26日)上午,新京报独家对话夏琼,她提到,“作为一个大学老师,我只想安安静静教书。”

5月17日,夏琼向学院递交了辞职信。

  “我辞的不是教师职”

  新京报:很多人都在转你的辞职信。

  夏琼:其实我很早就提出了辞职。理由很简单,就是干的时间太长了,没这个时间和精力。

  新京报:辞职是出于什么考虑?

  夏琼:辞职是有前因的,六年前就是担任系主任八年到期的时候,我就提出来辞去系主任职务,希望让年轻人上,但是院里迟迟没换。这个学期开始后,新的领导班子上来了,我就又和院里提出来,希望换系主任,包括学科建设,都要让年轻人来做。所以(5月)17号,我就写了辞职信,交上去以后,院领导也很体恤我,很快就批了。院里原则上同意我辞职,认为我做得时间长了,已经口头向我传达了。

  新京报:辞职后,有什么打算?

  夏琼:继续当老师。我希望学校还老师一个安静教书的环境,还学生一个更多地安静读书学习的环境。教育与教学的这个过程,是经不起折腾的,而且教学与专业是有规律的,不要过多地行政瞎折腾。

  新京报:网上有很多对此事的评价,你怎么看?

  夏琼:现在网上有些过度解读,好像我辞掉了公职,这是一个错误的解读。我就是做系主任的时间太长了,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多次和院里提出过应该换系主任,我在大会小会上都提出过。

  我想澄清,第一,我辞的不是公职,不是辞去教师职,我挺热爱教师这个职业的,我辞的是“小队长”职务。第二,辞职原因也很简单,就是时间长了,应该换了,我不想干了。

  新京报:辞职信引发很多人关注,继续留校任教会不会受到一些影响?

  夏琼:我觉得不会受到什么影响,把系主任辞了,我可以继续专心地做教学工作,做学生的工作,不会有任何影响。我所有的工作一切照常,昨天(25日)下午全程参加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晚上毕业聚餐,今天(26日)上午八点钟又给研究生上了两节课。

  新京报:现在还有什么诉求吗?

  夏琼:我是教授、也是博导了,再干几年就要退休了,我本身不存在太多的诉求。辞职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我做系主任的时间长了,也比较累了,不想干了。我当这么多年系主任,也没有个人的诉求在里边。系主任就是一个“生产小队长”,管理一个系的教学事务,只是一个执行机构,没有任何权力。网上可能解读错了,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是很大的院,我只是一个系主任。

夏琼发朋友圈回应辞职。

  “我的绝望,就在这里”

  新京报:你在朋友圈里说,“高校已放不下三尺讲台”,自己“长期与这种不懂教育、不尊重教学、践踏教师尊严、侮辱学生智商的高校行政管理体制进行着不自量力的抗争,突然发现毫无意义和价值”。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夏琼: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学校一直在说重视教学、重视教师,但是我们实际感觉到的,没有得到太多的改进吧,反而受到各种各样的行政管理。

  新京报:这是不是高校“去行政化”改革问题?有人看到你朋友圈里的言论,认为高校“去行政化”改革进展缓慢。

  夏琼:我的绝望,就在这里。高校“去行政化”改革,喊了很多年,但是在改革过程中,作为一个从事一线基础教育的老师,我觉得国家改革的目标是要回归教育的本真,以学生为主,教学是很重要的。但实际上感知的是,学校喊的很厉害,但实质上不重视教学。

  新京报:你觉得高校“去行政化”改革,难点在哪里?

  夏琼:大家普遍反映强烈的问题是,老师上好一门课或讲多少课时的课,比不上一篇CSSCI文章。现在很多年轻老师比如讲师,面临一个基本问题,职称要上去,可上好几门课对此一点帮助都没有,或者只是有微小的帮助,对课时量会起作用。实际上,一篇论文到底有多少价值?它是不是就超过上好一门课,获得很多学生对这门课的认可?其实年轻老师有可能更愿意去做教学,没有更多精力去写文章。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要做好老师讲好一门课,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不认为,写好一篇论文比上好一门课更重要。这就是一个指挥棒的问题。

  而且科研成果的评价体系指标,也过度注重了量的东西,没注重实质性的东西,项目申报重申报不重结果。这是个非常复杂的系统问题。它运行了很多年了,我们看不到希望的是,它没有任何改变,未来依然是评价体系朝着这个方向。包括论文发表期刊,这已经成为一个产业链了,还要以产业链的论文来论高度,来论成果,这个机制本身是不是要考虑修正呢?

武汉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正门。

  “我首先要做一个讲真话、讲实情的老师”

  新京报:有人评价,你敢于直言、具有批判精神。你认可这种评价吗?

  夏琼:2014年,我被武汉大学评为教学名师。学生给我写的报道,“敢于直言的新闻学教授”,就是这样写的。

  我想澄清下,高校里像我这样敢于直言的教师,也许不是太多,但也不太少,这主要看校方愿不愿意听意见。这也与我的性格有关系,素来比较直爽。我历来直言不讳,非常坦率和直接,并且很简单。这是我一贯的一种状态。“敢说真话”是我的基本原则,我教学生“做记者最重视的就是要讲真话、讲实情”。我教学生这样做,当然我首先要做一个讲真话、讲实情的老师。

  新京报:有人留言说,辞职信是对不合理教育体制的批评,你怎么看?

  夏琼:首先声明,我谈到的是高校管理机制的问题,是中国高校普遍性问题,武汉大学我也认为在普遍性当中,但这不是武汉大学个体的问题,它是系统性的,而且很复杂。昨天这个辞职信在网络上发酵,就是得到了社会的普遍共鸣,我不过是个导火索而已。

  新京报:你理想中的教育体制是什么样的?

  夏琼:教育体制太大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它有问题,全国人民都在讨论教育体制的一些问题。从理论上来讲,目前中国的教育管理体制,不尊重教学、不尊重教师、不尊重学科。这是一个大的问题,具体来说就很复杂了。

  新京报:把辞职信发到朋友群并且配发那段话时,想到会引起这么多人关注吗?

  夏琼:我讲的问题,其实这几年,也不是我一个人在讲,很多人都在说这个问题,已经讨论很多了。

  我个人的问题,请不要过多解读。有人说我成了“网红”,“网红”明显是有所诉求的。作为一个大学老师,我只想安安静静教书。希望不要过多解读,我本身没有任何目的诉求,我本是一个很感性、很率性的一个人。那天只是很直率的发表了几句,这是我平时一贯的状态。

  文|新京报记者 王姝 实习生 何强

编辑:苏晓明 李丰  校对:郭利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新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