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看血测性别要多少钱

来源:北京日报 日期:2018-1-16 23:12:53

【字号      
分享到:

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北京市两个老干部工作集体七名个人受全国表彰,华人回馈社会敞开机会大门 意大利人争当华企雇员。

刘世锦(资料图)

原标题:专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2017年是经济触底

本报记者 王尔德 北京报道

3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物价数据,2月CPI温和上涨,PPI涨幅扩大。此前发布的2月制造业PMI为51.6%,比上月上升0.3个百分点,好于预期。

“我的一个基本判断,中国经济现在已非常接近底部,或者说已经开始触底。2017年将会是中国经济转型触底进入中速稳定增长平台的一个验证期。”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

为此,就2017年中国经济的走势,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了刘世锦。

中国经济现在已非常接近底部

《21世纪》:今年1月和2月的经济数据已经出炉,这些数据是否能说明中国经济基本筑底,走过L型拐点了呢?你认为中国经济的底在哪儿?

刘世锦:判断经济形势的走势,还是应该放到一个比较大的分析框架来看。中国过去六年的经济处于回调的态势,我们称之为转型再平衡的一个过程。它由过去10%左右高速增长平台转向未来中速增长的平台,过去六七年的时间其实就是由上一个平台转向下一个平台。之所以过去六年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是因为中速增长的均衡点还未找到,或者说还没有触底。我的一个基本判断,中国经济现在已非常接近底部,或者说已经开始触底。2017年将会是中国经济转型触底进入中速稳定增长平台的一个验证期。

为什么?首先从需求方面来讲,如果触底主要是高投资要触底。高投资主要包括三块:出口、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目前,应该说出口和基础设施建设都已接近底部或者已经触底。再看房地产, 2014年,房地产实际上已经达到了它的历史需求峰值。达到峰值以后,总体上它的走势是平缓逐渐下降的。虽然去年由于一线城市房价快速上涨,拉动了房地产投资的回升,我们判断这还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在今后一段时间房地产投资将会回归常态。所谓常态就是低速,比如2%-3%或者零增长甚至是负增长。如果达到这个状态的话,房地产投资基本上也触底。所以,从需求上来看,中国经济也就触底或接近底部了。

从供给侧来看,主要是前几年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中央在推动去产能,在过去一两年的时间已经取得了比较大的进展。判断的主要指标就是PPI,在经历了54个月的负增长以后,在2016年9月已经由负转正,之后还大幅上升。与此同时,工业企业的盈利水平也已恢复了正增长。大部分行业盈利状况还是不错的,这也是在供给侧基本上触底的表现。

所以,从需求和供给两个方面来看,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已经非常接近中速增长的均衡点,或者说已经开始触底了。当然触底以后也会有一些小的波动,在中速增长平台上的波动,这就是我们说过的大L型加小W型。我认为2017年需要进一步观察,看一看是不是确实触底了。如果是的话,中国经济就将进入一个新的增长平台或者增长阶段,即中速稳定增长期。从国际经验和我们所做的理论分析来看,这个增长期应该会持续十年以上。

《21世纪》:未来十年以上都能保持这样的增速?

刘世锦:十年以上保持这样一个中速增长的态势。如果我们供给侧改革能够到位,很有希望形成一个更多注重质量和效益、注重创新驱动、注重转型升级,经济能够具有可持续性的增长状态。这样对中国经济的预期也会发生相当大的转变。

前段时间,人民币汇率下行压力比较大,贬值预期明显。中国经济过去几年面临下行的态势,在寻找中速增长的均衡点,但是还没有找到。这样就容易产生中国经济下行的预期。现在如果说把L型拐弯那个点过了,进入中速增长平台了,人民币的预期也会逐步调整。这样对金融市场、人民币汇率的预期也会产生大的影响。

中速增长期应朝着“六可”努力

《21世纪》:从增速来看,那你预计是多少?

刘世锦:具体速度是多少还需要再看。因为影响的因素还是比较多的,我更多地还是关注一个状态,就是说在这样一个水平上,它算是稳住了,不会再继续下降了。目前对中国经济触底的事,我认为有几种看法是需要说清楚的。

第一种说法,就是一听说触底马上想到会反弹。触底反弹就是所谓的V型翻转或者U型翻转,他们期望,能不能再回到过去高速增长的轨道上去。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所讲的触底,并不是过去在高速增长平台上出现一个周期性波动以后再反弹上去,不是这个情况。它是由10%高速增长的平台转向一个中速增长的平台。触底的确切含义就是它稳住了,不再继续下降了。这是第一点。

第二种说法,有人对于到底能不能稳得住持怀疑态度。我们认为还是有这么一个均衡点,均衡点的含义就是在整个中速增长期供给和需求达到一个新的平衡状态。如果这个均衡点找到的话,是能稳得住的。而且它可以持续相当长的时间,比如说十年以上。

第三种说法,对L型持一种不乐观的看法。有人说中国经济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处在L型的低迷状态,对L型持不乐观看法。其实L型下面这条边就是我们所讲的中速增长平台。触底成功以后转入中速增长平台,它是很正常的。我们讲经济发展新常态,中速稳定增长期是典型意义上的新常态。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就是这样的状态。我们希望通过深化改革,使它更有创新活力,能够带来转型升级。它是讲究质量和效益、没水分、风险可控且可持续的增长状态。

我提了一个六可的目标,就是“企业可盈利、财政可增收、就业可充分、风险可控制、民生可改善、资源环境可持续”。“六可目标”讲的就是这种状态,也就是中速稳定增长期应当努力达到的一个状态。

避免采取过度的需求刺激政策

《21世纪》:你刚提到“2017年将会是中国经济转型触底进入中速稳定增长期的一个验证期”。当前经济面临着比较大的下行压力,为了保持稳增长,你预计会不会采取过度宽松的政策以刺激经济增长?比如财政政策或货币政策方面。

刘世锦:这点我们一定要明确,最近几年避免采取过度的需求刺激政策,而是强调供给侧改革,原因是什么?这几年中国发生的经济回落,并不是在原有的高速增长平台上的周期性波动,它是从高速增长的平台转向中速增长的平台。这实际上意味着增长潜力在发生变化。增长潜力变化的背后是中国经济结构、发展模式、体制条件的系统性变化。从整个工业化历史过程来看,这个时候的增长潜力下降是符合规律的。增长潜力的变化靠短期的需求政策是拉不起来的。这也是我们特别强调的。企图用需求刺激政策保持住过去的增长水平,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因为需求刺激政策解决不了增长潜力的问题。

目前中国经济是否开始进入中速增长期,这个弯到底是不是拐过来了,这些还是要观察和验证的。我们并没有一个肯定的结论。这段时间,有一些矛盾可能会更加复杂,比如金融风险问题。如果一些不确定因素形成外部冲击,经济也不排除短期之内出现过快下滑。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实际增长速度低于潜在增长率,可能会采取一些刺激性的需求政策,但是必须非常谨慎,必须对形势有一个准确判断。

中速增长期的增长动力是一个重大议题。这段时间中国总体上来讲还处在追赶期。我们的人均收入水平是8000美元左右,美国是5万美元以上,发达国家一般在4万美元以上,中国和发达国家有三四万美元的差距。这是我们在中速增长期要逐步赶上去的差距,我们要做的事情大部分还是发达国家过去曾经做过的事情。

《21世纪》:你刚才提到如果没有外部变动因素,不建议强刺激。发改委近期公布,今年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将会达到65万亿。有学者将这个数据和2008年“4万亿计划”对比,你怎么看?

刘世锦:中国现在每年总的投资额已经很大了,2016年固定投资超过59亿。如果算总量的话,并非超过很多。我们现在需要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中国下一步增长还需要投资,但这些投资怎么能够做到真正是有效率的,不能造成新的过剩产能、不会增加新的金融风险。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就是说要搞清楚投资与杠杆率是什么关系。如果继续通过加长杠杆维持投资增长速度,可能风险就得加大,这不仅是指将来,短期内也未必能把风险控制住。

中国应该说还有相当大的投资潜力,但是现在已经不能靠把已经相当长的杠杆进一步加长,不能用这个办法来扩大投资,而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放开准入和鼓励竞争的办法来促进投资。

“在首飞的前一个月我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从结果看,首飞是非常完美的。”在C919大型客机总设计师吴光辉看来,C919从地面到空中,是一个质的飞跃。

今年5月5日14时,一个中国航空工业史上浓墨重彩的时刻:中国自行研制、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喷气式大型客机C919,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腾空而起,载着“中国梦”飞向蓝天……

从此,一款属于中国的、完全按照世界先进标准研制的大型客机将翱翔于蓝天白云间,国产大飞机的历史也就此进入了新的篇章。

2017年5月5日14时,C919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成功首飞

回首:中国人的浮沉“民机梦”

1980年9月26日,运十客机飞上蓝天。然而,1982年,在租用的厂房里诞生的运-10由于经费原因,研制工作难以继续,留下了一代航空人的遗憾。

20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民用航空的需求量大幅增长。2002年,新支线飞机项目立项正式批复,新型涡扇支线飞机项目的型号代码为ARJ21, 2008年11月28日,ARJ21-700飞机首架机在上海成功首飞。

ARJ21支线飞机的研制为中国民机产业发展摸索了道路,以促进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发展为主线的创新驱动战略迅速展开。

2006年2月9日,在国务院颁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年-2020年)》中,大型飞机被确定为“未来15年力争取得突破的16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

2013年1月26日,运-20首飞取得成功,并于2016年7月正式列装;2015年11月2日,C919总装下线;2016年7月23日,AG600总装下线。随着今年5月C919成功首飞,我国首款完全按照国际适航标准和主流市场标准研制的单通道干线飞机正式问世。

C919的问世,意味着我国实现了民机技术集群式突破,也意味着我国具备了研制一款现代干线飞机的核心能力。

2015年11月2日,C919首架机总装下线

圆梦:C919展现中国制造新高度

6月13日,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再次获得30架C919大型客机订单。至此,C919大型客机国内外用户达到24家,订单总数达到600架。

大型客机的研发生产能力是一个国家制造业水平的重要体现,更是一国科技实力和国际竞争力的显著标志。坚持“中国设计、系统集成、全球招标,逐步提升国产化”发展道路,形成自主研制、国际合作、国际标准的技术路线,C919更打出了一张崭新的“中国名片”。

吴光辉表示,C919设计定位于航空运输市场最主流的150座级单通道市场,基本型混合级布局158座,全经济舱布局168座,标准航程4075公里,增大航程5555公里;采用了先进气动布局、结构材料和机载系统,直接运营成本降低10%。

同时,一个以上海为龙头,陕西、四川、江西、辽宁、江苏等22个省市、200多家企业、近20万人参与的民用飞机产业链正在形成,提升了我国航空产业配套能级。

“我觉得C919的问世有希望打破欧美在大型客机领域的垄断地位,它有希望成为世界上销售很好的飞机。” 吴光辉说。 

C919形成了自主研制、国际合作、国际标准的技术路线

聚力:带动产业链 助力制造业升级

民机项目的研制与生产涉及航空学、机械学、电子学、信息学、材料学、力学、物理学等众多基础学科,覆盖制造、物流、管理、金融、服务、培训等多个领域。

一架民机由300万—500万个零部件组成。因此,大飞机的成功研发和生产将产生明显的技术扩散作用,带动关键技术群体突破,对机械、电子、材料、冶金、仪表、石化等上游产业,对新能源、新材料、计算机等新兴产业,对基础设施、环保、金融等下游产业都具有强大的拉动作用。

随着C919的研制成功,我国航空领域具有自主创新能力和自主知识产权的产业链正在形成,其产生的巨大带动和辐射作用也有助于带动工业产值的增长、并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

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一位负责人表示,大飞机项目一旦形成产业,1名飞机制造厂工人的背后,需要80名下游零部件领域工人,民机项目将为相关产业提供 12倍于从业人数的就业机会。

尽管腾飞是一条陡峭的曲线,梦想却终究在今天落地、化为现实。中国大飞机,承载着历史的重托、牵引着未来的希望,飞跃而起、直冲云霄。 

【砥砺奋进的五年·重大工程巡礼】系列报道:

之五:乌东德水电站:壁立千仞筑国威

之四:中国楼:让居者优其屋

之三:中缅油气管道:惠及沿线民生 保障能源安全

之二:“华龙一号”让世界认识中国

之一:天堑变通途 高速连民心

  中新网昆明6月26日电 (王艳龙)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6日举行新闻发布会称,近年来,昆明中院审理的毒品犯罪案件数量逐年上升,已占该院刑事一审案件的70%以上。青少年因找工作被诱骗实施运输毒品犯罪的案件逐年增加,已成为社会问题。

  自2013年1月至2017年5月,昆明中院共审结毒品犯罪案件2800余件,判处毒品犯罪分子4300余人。其中,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的约占案件总数的49%,判处15年有期徒刑的约占案件总数的41%。判处15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约占案件总数的10%。

  昆明中院刑三庭庭长游孟蓉介绍,这些案件呈现出以下特点:涉案的罪名以贩卖、运输毒品罪为主。贩卖、运输毒品罪占毒品犯罪案件总数的90%,其余10%的案件主要是走私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等罪名。

图为昆明中院当日审理的一起毒品案件。 刘红春 摄

图为昆明中院当日审理的一起毒品案件。 刘红春 摄

  毒品种类不断翻新。近年来涉案的毒品种类主要以海洛因、甲基苯丙胺(片剂)为主,但氯胺酮(K粉)、“摇头丸”等新型毒品犯罪呈上升趋势,且毒品种类不断增加。近期又出现大麻花蕊、“开心水”、“止咳露”等新类型毒品犯罪案件,给当前毒品案件审理工作带来一些新问题和新难点,同时也反映出毒品种类多元化特征愈发明显。

  毒品犯罪案件数量逐年上升,已占该院刑事一审案件的70%以上,且大宗毒品犯罪案件增多,有的形成了团伙化、家族化犯罪趋势。大宗毒品犯罪案件多与涉枪犯罪案件联系紧密,犯罪分子往往携带枪支弹药或武装押运毒品,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明显增加。

  犯罪手段更加隐蔽和多样化。除了体内藏毒、箱包带毒、将毒品藏匿在车辆夹层内运输等方式外,还有采用人货分离,利用物流、托运、邮寄等方式进行运输。贩卖交易地点流动性大,交易方式隐蔽性强,给侦缉工作增加了难度。

  利用特殊人群运、贩毒问题突出。犯罪分子往往利用怀孕、哺乳期的妇女、艾滋病或其他疾病患者、体内有异物、智、残障等特殊人员作案,导致羁押困难的情形时有出现,给打击毒品犯罪制造障碍。

  累犯及毒品再犯、有前科人员以及青少年犯罪的比例逐年增加。运输毒品犯罪中社会闲散人员、农村户口居多,一般文化程度不高,经济条件较差。通过体内藏毒方式运输毒品案件中的很多被告人是年轻无业人员或在校学生。多数是因为找工作等原因被他人从广东等地诱骗到云南边境,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抱着侥幸心理走上运输毒品的犯罪道路。近年来,青少年因找工作被诱骗实施运输毒品犯罪的案件逐年增加,已成为社会问题。

  游孟蓉表示,面对严峻复杂的禁毒形势,昆明中院将一如既往地坚持对毒品犯罪的严惩高压态势,依法严厉打击毒枭、职业毒贩、累犯、毒品再犯等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的毒品犯罪分子;对作用较轻、有自首、立功等情节的犯罪分子,依法从宽处罚,做到宽严相济,充分发挥刑法惩罚犯罪、预防犯罪、教育感化的作用。(完)

(文章编辑:王冬真)
更多最新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