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襄阳采血验男女

来源: 本网     时间: 2018-10-22 9:59:48
【字体:

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首届“男德班”开课 家暴男坦露忏悔心境,八部门联合发文支持“飞地经济”发展。

原标题:任正非谈华为人力资源改革:贯彻选拔制,不要过分强调公平

3月13日,华为旗下微信公众号“心声社区”,发表了一则华为创始人、CEO任正非2月24日在华为“高研班和战略预备队汇报会”上讲话。

任正非在讲话中提到,前几年公司组织学习哲学,目的是给板结的“土壤”松土。现在公司的“土壤”应该比较松软了,相信绝大多数员工是理解公司政策的。即使外界炒作风吹草动,公司内部依然有序,说明我们已经有基础进行人力资源改革了。

日前,有关华为裁减35岁以上的运维交付人员和40以上研发工程师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此后,任正非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提到提到,网上传有员工34岁要退休,不知谁来给他们支付退休金?“我们公司没有退休金,公司是替在职的员工买了社保、医保、意外伤害保险等”。他还称,30多岁年轻力壮,不努力,光想躺在床上数钱,可能吗?

在2月24日的讲话中,任正非提到,华为贯彻选拔制,不是培养制,不要过分强调公平。如果过分强调“不输在起跑线上”,就会泯灭了创造性。

任正非表示,现阶段人力资源还存在一个重要问题,过去总担忧员工囤积在发达地区,而现在担心的是艰苦地区的员工不愿意回来,因为从艰苦地区回到机关和发达地区,能否适应“航母”时代,能否追上队伍,不被淘汰。这都是问题。

“‘上过战场、开过枪、受过伤’的资格审查如何应用,从艰苦地区也不是可以直接进入机关与发达地区的,也要经过必要的上岗考试。我发现大多数机关干部连文牍都不懂。这就是训战结合、以考促训。如果资格审查没有通过,即使考得好也不能被提拔。”任正非称,从现在起要强调干部的直接基层实践经验。

“这几年我们的人力资源改革模模糊糊的,意外与美军改革同方向,听了金一南将军的解析后,人力资源的制度和政策开始逐渐系统化了。”任正非说。

以下是任正非讲话全文:

总裁办电子邮件

电邮讲话【2017】029号签发人:任正非

任总在高研班和战略预备队汇报会上的讲话

2017年2月24日

前几年,公司组织学习哲学,目的是给板结的“土壤”松土。人力资源改革,架构设计就要有哲学,并且需要员工理解。沙漠里能种出郁金香吗?不可能做到。黑土地是要经过几千年才形成的,松软、保墒的黑土地才能种出郁金香。今天我们开始理解,中国的“洋务运动”之所以不成功,是因为在半封闭、半殖民地的愚昧落后基础上,创新不可再生,不可持续;而西方工业革命,因为先有大量的哲学、文艺、音乐、绘画……等艺术将土壤耕耘松了,创造了一个新的价值起来,所以取得了成功。

现在公司的“土壤”应该比较松软了,相信绝大多数员工是理解公司政策的。即使外界炒作风吹草动,公司内部依然有序,说明我们已经有基础进行人力资源改革了。

一,未来高研班应为人力资源改革服务,围绕目标开放讨论,解决思想基础问题。

第一,对于高研班教学,我们不是要去组织编写一本教材,最主要是确定目标和大提纲。可以提供一些参考性资料,列出资料的清单目录,学员也可以自己上网搜索。然后分组讨论,各组讨论的内容不同,那就是生动活泼。我们不能保证人人学得一模一样,也不能保证人人都得到一模一样的培养,获得一模一样的结果,运气是有的,也许碰上你了。华为贯彻选拔制,不是培养制,不要过分强调公平。如果过分强调“不输在起跑线上”,就会泯灭了创造性。

第二,HRC结合人力资源中长期战略,每隔一段时间,提出一个面向人力资源变革的主题,围绕这个目标,组织高研班学员开放讨论。哲学是为改革铺垫,人力资源要改革什么,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思想认识,我们把痛苦的部分先拿来辩论、震荡,就减少改革时的障碍。

比如,面向2017年和未来的大人力资源改革,公司业务如何运营,人才结构、分配激励机制、组织边界如何适应未来战略,如何改革,如何衔接?围绕共同价值进行研讨,如何正确定级,如何正确核算和发放奖金?17、18、19级的员工职级是否可以公开,以后是否逐步公开?个人总结公开、组织评议公开……。同一职级的新入职员工和老员工能否有所区别,人力资源如何做出累积贡献和突出贡献之间的价值分配?……这些都是难题。

又如,现阶段人力资源还存在一个重要问题,过去我们总担忧员工囤积在发达地区,而现在担心的是艰苦地区的员工不愿意回来,因为从艰苦地区回到机关和发达地区,能否适应“航母”时代,能否追上队伍,不被淘汰。这都是问题。“上过战场、开过枪、受过伤”的资格审查如何应用,从艰苦地区也不是可以直接进入机关与发达地区的,也要经过必要的上岗考试。我发现大多数机关干部连文牍都不懂。这就是训战结合、以考促训。如果资格审查没有通过,即使考得好也不能被提拔。从现在起要强调干部的直接基层实践经验。

二,以金一南将军三个讲座视频为中心,认真学习美军改革。

大家要理解人力资源未来产生的变革,这就是我们的哲学。金一南将军的三个讲座视频,清晰解析了美国军队改革。美国军队改革既有哲学,又有方法论。我们应该通过这三个视频,认真学习美军改革,学习美军的价值评价体系和组织建设体系。这几年我们的人力资源改革模模糊糊的,意外与美军改革同方向,听了金一南将军的解析后,人力资源的制度和政策开始逐渐系统化了。

比如,我们学习美军的价值评价体系,首先看是否“上过战场、开过枪、受过伤”,资格审查作为任职资格的第一个台阶,这应该是科学的。通过资格审查后,再比能力。如果能力强的人员没能通过资格审查,提拔要慢。现在华为公司仍是“学生型”组织,能力还是作为任职资格很重要的评价标准,显然在机关、发达地区的人员永远是能力最强的,在艰苦地区爬冰卧雪的人员永远是能力最弱的,而能力强的人永远都有机会。如果我们不把“上过战场……”资格作为重要因素来称重,大家都不愿意上战场了。当然,也不一定必须强调“受过伤”,万一他给自己“开一枪”,也没有必要。

三,哲学主要是针对领袖培养,绝大多数人员更强调训战结合。

我们不指望公司所有人在哲学上都明白,对于三个纲要,应该是自发学习,而不是强迫性学习。因为三个纲要难学,虽然发行了几十万册,但绝大多数人可能都是浅尝辄止,公司内真正读完的人应该不到1%。所以,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能理解的人悟出“道”就成为领袖;领悟不出“道”就是战士,应该上战场冲锋去,然后给予及时激励。

所以未来要有所区分,对于不同阶段的人员有不同的训练内容。哲学主要是针对一定职级以上人员作为领袖培养,而绝大多数人更多强调训战结合。比如,2017年试点合同在代表处审结,是中级干部训战结合的主要内容。18-19级是合同审结的主要骨干,做出成绩后,有机会升到21-22级,再去学习哲学。当然,个人也可以有自愿选班的权力,参加训战结合或者学习哲学,都算学过了。但是干部评价考核,要以责任结果为导向。我出差很多代表处时,发现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站点长什么样。这种情况下,即使学了哲学也没用。

另外,每个人都进行职业生涯设计,应该是不合适的。我们不要求公司每个人都“之”字型成长,只有特别优秀、卓有贡献的,才需要“之”字型成长。

四,战略预备队要通过制定路标来牵引队员,将来选拔高级干部要求具备项目端到端的成长经历。

战略预备队“入队快、出队快、升官慢”,对于需要重返研发的最优秀干部,出队标准应该是完成项目端到端的训练,从出现机会到获取合同、交付、维护等。希望他们能获得端到端的实践经验,否则将来做领袖,考虑问题还是会片面。“八百里秦川何曾出过霸王”,我的意思就是要出“霸王”,没有“上过战场、开过枪的人……”是不可能做主官的。战略预备队要制定一个端到端成长经历的路标,将来我们通过这个路标去选拔高级干部。当然,“端到端”是最高标准,可能有些队员只走到一半路,也承认这个任职资格,只是将来提升会受到限制。

人力资源要有清晰定位,用政策来牵引,不同阶段的干部有不同的选拔标准。把各种类别标准、选拔场景都做出来,自然有人去对标,找到自己成长的路线。比如,制定场景师标准,产生更多的研发场景师、合同场景师、工程概算师、项目精算师、大厨师……。

  韩国统一部近日说,政府计划额外补偿朝鲜开城工业园区(下图)入驻韩企的损失。迄今为止,韩国已经全面中断这一南北经济合作项目运营一年多。韩联社认为,加大补偿力度的方案说明韩国新任总统文在寅(上图)执政后,对朝政策风向发生改变。作为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幕僚长,文在寅在对朝政策上经历了金大中-卢武铉时期的“阳光政策”。外界预计他会对朝鲜采取缓和与和解政策,由于文在寅的英文名字为 Moon Jae-In,他的文姓“ Moon ”恰巧是英文月亮,所以外界遂有“韩国‘月亮’能否给朝韩带来‘阳光’”的评论。

韩国总统文在寅 资料图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钟欣 摄

韩国总统文在寅 资料图 。中新社记者 钟欣 摄

  加大补偿力度

  韩国统一部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28日说,政府打算额外补偿开城工业园区关闭给入驻韩企带来的损失。他们已经向文在寅政府的过渡团队汇报。不过,补偿金额尚未确定。

  开城工业园区位于韩国首尔西北方向约50公里处的朝鲜开城,靠近朝鲜半岛南北军事分界线。2004年开园,2005年投入运营,是韩朝双方经济合作的最主要成果,也被视作两国关系的晴雨表。

  2016年2月10日,韩国政府突然宣布,全面中断开城工业园运营,撤离入驻韩方企业人员,以回应朝鲜年初连续进行核试验和发射远程火箭。朝鲜随即针锋相对,次日宣布关闭园区,冻结韩方所有资产,撤出园区内的朝鲜工人。

  受园区停运影响,入驻韩企在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方面遭受了损失。其中,固定资产的损失已经通过韩朝经济合作保险制度得到补偿。韩国统一部今后据信将重点补偿流动资产、即原材料和成品方面的损失。

  这名统一部官员说:“流动资产损失影响园区内的分包商和合作制企业……我们正在研究情况,从而覆盖所有被认定的损失。只不过,尚未完成所有细节,也没有确定赔偿规模。”

  韩联社28日报道,自去年2月园区全面停止运营后,韩国政府共计向入驻韩企补偿5079亿韩元(约合31.1亿元人民币),占认定损失总额的72.5%。但这些企业认为,园区停运是官方政策所致,一直要求额外补偿。

  这家媒体分析,文在寅上任后,韩国政府对开城园区企业的补偿力度加大,说明韩方对朝政策风向发生改变。

资料图:当地时间5月10日,在大选中取得胜利的文在寅正式宣誓就任韩国第19届总统。

资料图:当地时间5月10日,在大选中取得胜利的文在寅正式宣誓就任韩国第19届总统。

  利好消息不断

  韩国总统府青瓦台近些天相继放出有利于缓和半岛紧张局势的消息。

  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22日在国会说,现阶段受各方条件限制,韩朝之间难以展开正面对话,应尽快重启联络渠道。

  去年2月,朝方除关闭开城工业园区外,还关闭了朝韩军事通讯和板门店联络渠道。

  郑义溶表示,韩朝之间可以加强人员往来和在社会、文化、体育等领域的多层面交流。

  26日,韩国统一部批准了一家民间团体与朝方接触商讨对朝进行人道主义援助。韩联社说,这是韩国政府自去年1月以来首次批准民间团体与朝方接触,能否成为韩朝关系破冰契机受到关注。

  本月初,韩国民间团体“我们民族相互帮助运动”向统一部提出申请,要求与朝方人士接触商讨对朝援助项目,包括共同防疫疟疾等事宜。获得政府批准后,这家团体将通过传真等渠道与朝方进行沟通,随后可能向韩国政府提出访朝申请。按韩联社的说法,若无特殊情况,政府予以批准可能性较大,而相关人士有望于6月10日访朝。

  此外,青瓦台统一外交安全事务特别助理文正仁23日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说,不久后将与文在寅商议重启开城工业园区和金刚山旅游项目,但这要视朝核问题解决进度而定。

  是否操之过急?

  分析人士指出,文在寅上台后,在外交层面,备受关注的莫过于韩朝关系下一步如何走。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王俊生此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韩国新政府预计会按照“先易后难”的顺序处理南北关系,先从民间交流、经济合作切入,进而过渡到南北对话、朝核问题层面。

  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22日在国会说,在不损害国际社会对朝制裁的范围内,韩方将谋求解决开城工业园区和金刚山旅游问题。青瓦台统一外交安全事务特别助理文正仁也表示,这两个项目是“长期课题”。

  就如何推进韩朝首脑会谈的提问,郑义溶在国会作答时说,现在谈这一话题还为时过早。

  据新华社

为企业减负是振兴实体经济的一项重要举措。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多次提出明确要求,各地区各部门也都做了大量工作,取得初步效果。但从总体上看,仍需加大工作力度,特别是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下功夫,千方百计降低企业负担。

我国企业负担重的问题由来已久。在新形势下,我们必须从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和战略高度,进一步统一认识,切实加大工作力度,重塑实体经济竞争新优势。要继续加强各部门协同配合,建立健全工作推进机制,全力打好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人工、税负、社保、财务、生产要素、物流等成本的“组合拳”,全面减轻企业负担。

在加快各项降本减负政策落实的基础上,还要完善实施“清单制度”,建立以清单查询为主的减轻企业负担综合服务平台,进一步加强重点领域的清理、整顿。必须坚决整治“红顶中介”和垄断收费,包括行政审批中介服务收费、行业协会商会收费、进出口环节收费、金融机构收费、电子政务平台收费、建设领域收费等,规范各类涉企保证金,遏制各种向企业乱伸的“黑手”。必须针对一些突出问题,开展涉企收费检查和督察,如违规设立的收费项目,利用行政职能、垄断地位指定服务和强制服务的收费,继续收取已明令取消的收费,以及不执行停征、减免、降标、取消等涉企收费优惠政策的情况,从严作出处理。

前不久,国务院已要求将降低物流成本、推进降本增效作为今后一项重要任务。为此,相关部门要加快水、电、气等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切实降低企业用能成本;深化“放管服”改革,加大物流领域降税清费力度、提升物流综合服务能力,积极推进“互联网+”高效物流发展。同时还要看到,降成本仍大有潜力可挖,积极推进铁路多式联运就是典型一例。这些年,我国铁路运输迅速发展,但在多式联运特别是集装箱多式联运方面,铁路仍然是短板领域和薄弱环节。从成本角度看,铁路运输成本只有公路的1/4至1/3。2016年我国铁路货运比重仅为7.6%,与美国、欧盟等40%左右的铁路货运比重差距明显。此外,国际上港口集装箱的海铁联运比例通常在20%左右,美国达到40%,印度也有25%,而我国仅为2.6%。这一方面说明我国铁路多式联运发展滞后,铁路能力大、成本低、能耗小、组织强的比较优势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另一方面也说明,推进铁路多式联运、促进物流降本增效潜力巨大、大有可为。

责任编辑:孔语雪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广东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