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寄血查性别费用

2018-1-19 5:50:50 央视新闻客户端 分享

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日本侵华亲历者长春伪满皇宫口述历史,赵林海:建立分级诊疗制度需要形成四种共识。

原标题:牙疼不去治 差点送了命

广州日报讯(全媒体记者任珊珊通讯员王海芳)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的会要命。记者昨日从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口腔科获悉,广州一名32岁男子近日牙疼数周忍痛不治疗,最后发展为心内膜炎,险些送命。

常不刷牙就睡觉

32岁的小孙是职场骨干,经常加班。近一个月来,他常觉得疲惫,发烧续持续一周,但他自恃“年轻,身体好”,一直没有去医院。直到近日因胸口发闷、气促,全身乏力,才去就诊,结果被诊断为亚急性心内膜炎。让小孙意外的是,心内科医生却让他尽快治疗牙周炎。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口腔科牙周病专科副主任刘墨表示,小孙的口腔清洁状况不容乐观,患有中度牙周炎。小孙回忆,自己经常加班到深夜,常累得不刷牙就睡下了,也常有牙肉肿痛的情况,“难道牙周炎还跟心脏病有关系?”小孙感到不可思议。“当然有关系。” 刘墨表示,小孙做了血培养,检出了草绿色链球菌,而它是一种口腔常见的致病菌,心内科医生正是依据这一线索,才“锁定”了小孙“心病”的元凶。

牙周炎伤牙也“伤心”

“近年来,大量科学研究表明,牙周炎与心内膜炎等多种心脏疾病密切相关。”广东省口腔医学会牙周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副院长、口腔科牙周病专科主任阮毅表示,牙周炎是一种常见的牙齿慢性感染性疾病,其主要临床表现为牙龈炎症、出血、牙周袋形成、牙槽骨吸收、牙齿松动移位、咀嚼无力等,若不及时治疗常引发其他疾病,甚至牙齿全失。

除了心内膜炎,心肌梗死、冠心病等也与牙周炎密切相关。在冠状动脉斑块及血栓中,能够检测出牙周致病菌。国内外学者的研究均表明,急性心肌梗死或冠心病的患者比同年龄、同性别的非冠心病者患有牙周病的比例更高,也更为严重。

刘墨解释说,发生中重度牙周炎时,牙周袋袋壁上聚集了大量致病细菌,而发生炎症的牙周袋上皮变薄甚至发生溃疡,袋壁通透性大大增强,因而大量细菌及其毒性产物通过上皮进入血液中,因此牙周炎患者较常出现较为严重的菌血症。细菌及其毒性产物通过血液引起迁移性感染,导致血管内皮细胞病变,脉管炎,血小板集聚和黏附,血管脂肪变性,胆固醇沉积,血栓形成,动脉粥样硬化等一系列病变,进而影响心脏健康。

阮毅提醒,心脏病患者应主动进行口腔定期检查,积极防范牙周炎。牙周炎患者也要注意不明原因的发热、胸痛。牙周病患者除了定期洗牙外,每3~6个月要到牙周科复诊,进行牙周基础治疗。

  葫芦娃喷火给爷爷拔火罐、蛇精忙着直播当网红、马里奥被大灰狼误当小红帽抓走……童年的动画人物穿越、混搭、融合现代元素摇身一变成了一幅幅新漫画刷热朋友圈,80后、90后直呼“毁童年”,却又忍不住捧腹大笑。创作者杜可是位广告设计师,他仍希望将记忆中的童年用这样特殊的方式记录。杜可说,自上周起他的作品被网络转火后,随之而来的商业合作让他应接不暇,能得到这么多人认可他很受鼓舞,但也不会乱了分寸,忘了初衷。

  工作12年后重拾画笔

  上周,80后、90后的朋友圈被一串儿“毁童年”的漫画刷屏,童年记忆里的卡通形象被活灵活现搬入现代生活,混搭着跃然纸上。作者脑洞大开,作品看上去诙谐有趣,却让不少已过而立之年的人笑中带泪。

  北京晨报记者联系到作者杜可,34岁的他在一家知名美国广告公司工作,网传作品都是他业余时间创作的。“工作很忙,遇到任务紧迫时会无休止地加班。为了减压,我想到了画画。”他说。

  杜可从小就喜欢画画,但直到小学毕业才开始接受专业培训,只用了半个暑假,有些美术天赋的杜可就考入了中央工艺美院附中。此后,经过6年文化课和专业课学习,杜可考入了清华美院。

  “那时我对于学习美术的理解就是以后要当一个画家或插画师,我觉得我的工作和画笔离不开。”阴差阳错,2005年大学毕业,杜可辗转多家境内外公司就职,始终围绕着广告行业。忙碌的工作、无休止的加班,杜可发现自己从事的职业与当初的理想有不小差距。

  但如何在现实生活和梦想之间找到一个平衡,这成为他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我觉得我得为自己找回过去的梦想,也要让它为我当下的生活减压”。从2015年开始,他的办公桌上多了两样东西,一个装满水彩笔的大铁皮糖盒,一个厚厚的绘画本。

  创意都是“灵光一现”

  在十几平米的房间内,有两面墙几乎都是为他的“藏品”量身打造的展柜。塑料不倒翁娃娃、猫咪花洒、复古闹钟、铁皮小汽车……它们有些是杜可珍藏了20多年的玩伴,有些是他近些年从旧货市场淘回来的“宝贝”。要不是电脑桌上的电脑,站在杜可的房间,记者都恍惚觉得回到了小时候。

  “我是个怀旧的人”,杜可说,他喜欢画画,又从事广告创意工作,干脆脑洞一开,有了把经典形象和当下生活结合起来的想法。“如果陪伴了我们童年的卡通人物也长大了,也在我们身边,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发生呢?”

  杜可拿起画册告诉记者,“这里面每个想法来得都很偶然,可以说是‘灵光一现’,没有什么前期准备。比如说这幅海绵宝宝和冻豆腐的对话,就是我有一天在吃冻豆腐时觉得它太像海绵宝宝了,把这毫无关系的东西放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呢?再比如葫芦娃里蜈蚣精看着春晚摇红包这幅,也是过年时灵机一动,它(蜈蚣精)手脚并用能拿很多手机,这画面多滑稽。”

  虽然有了想法,杜可却并不能随时坐下来动笔,多数情况是赶紧用手机写个大概,然后抽空去画,“每一幅画从用铅笔描线到最后水彩笔上色,总共要五六个小时,所以经常熬夜、顾不上吃饭。”不过杜可说,即便这样他仍旧很开心,尤其最后在作品结尾签上名后,成就感爆棚。

  拒绝所有商业合作

  从6月22日开始网络走红,这让杜可始料未及。杜可说,最开始是微博有几个网红号转发了作品,6月21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官方微博转发了一张葫芦娃给爷爷拔火罐的作品后,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当天有一个微信公众号的编辑联系我想转载,我同意了,没想到当天晚上对方就告诉我,内容点击量过了10万。截至6月24日晚上,点击量已超过200万,他们也很意外。”杜可说,随着作品被广泛转发,他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也一夜暴增好几万粉丝,留言中大概有四分之一都在打听他什么时候可以出作品集。

  “我特别感动,倒不是因为一下‘红’了,而是有很多人从我的作品里找到了共鸣,甚至愿意和我分享他们的回忆。”

  在众多留言中,也有不少人是来寻求商业合作的,杜可都一一回绝,“还是那个想法,我画画的初衷就是为了自由地做自己喜欢的事儿。目前我已画了60多幅画,等把这个本子画满,我希望能成册出书,这是我的梦想。”

  ■记者手记

  我们不逃避 却终归怀念

  从告别小商品市场到“袋淋”回归,从稻香村炸肉串到致敬老版电视剧红楼梦、西游记,这几年,“80后”一代似乎突然就老派了起来,怀旧盛行,动辄陷入了集体追忆。杜可的漫画,虽然名为“颠覆”童年记忆,其实质,则依旧是对往昔岁月的深深留恋,只是换了个搞笑的梗,让那些“老去”的卡通人物追上了当下的岁月。

  采访中,杜可的一句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不敢怀旧才是逃避现实”。已过而立之年的杜可,怀念曾经纯粹的快乐,也知道自己的现实里有房贷,虽不能不管不顾去任性追梦,也并不妨碍拿起画笔圈出一片“自留地”,打造自己的乌托邦。这不是面对琐碎人生的“束手就擒”,而是“有原则的妥协”,调皮的漫画家,有着岁月怎么也抹不掉的童心与初心。

  “80后”身上,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有着独特的成长轨迹,随着这一代人基本整体迈过“而立”,身上的责任固然越来越重,那颗“小朋友”的心,依旧翘首回望来路。感谢杜可们,用创意留住青春的剪影,对于过去,我们不沉湎,却终归怀念。

  北京晨报现场新闻记者 张静姝 文并摄

原标题:思念依然无尽 独家探访胡耀邦夫人李昭

(本文原发于2010年04月15日)

《我的中国心》是凤凰卫视2009年全新推出的大型人物纪录片栏目。栏目以独特的视角梳理建国以来为经济腾飞、政治自由、社会进步、民族复兴做出杰出贡献的团体及个人,一年多来,季羡林、钱学森、饶宗颐、卓琳、陈寅恪、钱伟长等人的故事先后在栏目播出,颇受好评。

胡耀邦一直是我们想做的节目。对于现在很多“80后”们来说,这个名字有点遥远,在大家还不懂政治的时候,他在某一天突然走远,他的声音和事迹也近于被尘封。

图中的白发老人就是胡耀邦夫人李昭

采访胡耀邦的夫人李昭是在小汤山疗养院。因为北京停了暖气,天气依然很冷,很多老干部和他们的家属被组织到这里来疗养一周。

长子胡德平曾提示我们,老人年纪大了,对于过去的事情都记得不太清楚了,只能随便聊聊。对于这次采访我们没抱太大希望。

我们到时,长子胡德平也在母亲的房间里等我们了。房间里还坐着一对老年夫妇。虽然年龄不小,但坐姿硬朗,是古人说的“坐如松”的姿态,老太太还是革命的短发,革命的布鞋,脸上是革命的柔和与坚毅,胡德平介绍,这是张自忠的女儿,同在这疗养,来串门。

李昭看着我们举着摄像机、挑杆话筒、四个陌生人走进她的房间,转向他的儿子。儿子介绍了我们,说想采访,母亲则说,“我看不必了吧。”哎呀,心里一凉。

儿子劝说,“他们从城里一大早就赶过来,咱们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呀,你就说说呗。”

一位重庆老人托节目转交给老人的书法,是怀念胡耀邦的诗

同事晓梅姐取出一位重庆老人托我们转交的一幅书法,展开在老人面前。儿子凑到母亲身边,两人一起念那字。母亲一字一顿,辨认着上面的字,有几个特别难分辨的字,她竟然第一个想出答案。儿子让她为我们念最后两句,“鸡鸣紫陌晨曦现,浩荡春风定可期”,最后一排落款她念得很分明:怀念胡耀邦先生。然后若有所思。

念完老人转过脸问儿子,“人家来了,咱们怎么没有……”

儿子接话:“没有招待一下,是吧?”

到这,我们都笑了,也感动了一下,几十年来胡家人对于外人送来的礼物,总是想各种办法回报。五六十年代,家里总是欠债,大多是因为别人送来了东西,他们总是想着要给人钱或者东西给对方。这是数据里看来的,眼前这对母子幽默的对话让我们感到我们搜集的资料中介绍的五十年前的情景就在眼前了。

母亲说:“不是,人家送来咱们也没有表示表示。”

儿子说:“这是人家托电视台刚送来,您要有表示,可以和廉云同志(张自忠女儿)也写一幅送给人家嘛,你们也练练手。”

老人想起来串门的朋友,回头找廉云,埋怨道:“你怎么走了呀……”

张廉云年纪轻点,脑子很清楚,她正站在门外和人说话,赶紧说:“我在这呢,在这呢。”

这时大概老人的思路已经在老朋友身上,忘记了字的事。

我提出请她讲讲早年的事,想着,一般老人都对儿时的记忆还比较清楚。老人又拒绝了。儿子坐在一边,帮我们劝着老人。

儿子:你先说两句话,问问你是什么地方的人,有多大年纪了。

母亲:那你就替我说了就行了。

儿子:您来说几句话,然后大家你们一起聊聊。

母亲:你说一遍就可以了,我再说一遍这不浪费时间吗?

儿子是想帮我们哄着母亲说点什么,没想到李昭还有着自己的逻辑和判断。让我们很无奈。

说完李昭看见我们举着挑杆话筒对着她,看上去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认真地问,“这是干什么的?”

我们解释,“麦克风”,她仿佛明白了,哦了一下,认真看了我们四个人。

年轻时的胡耀邦和李昭

晓梅姐问她关于把二儿子送人的事,胡德平赶紧在旁边接着,“妈妈,你就说呗,是因为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你说……”老人把话接过去了。

胡德平帮着我们引导着母亲回答了几个问题,看老人说得比较自然了,就告辞说开会去了。后来感叹,真是儿子了解自己的母亲,没他在,老人不会和我们打开话匣,而说到这个程度,他也觉得母亲会继续说下去,才离开。

儿子离开的时候,母亲又断开了和我们说话,问:“你怎么走了?”儿子说,“我不走,我出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母亲又放心地和我们说话了。

采访很顺,过去的生活,苦的事基本不提,在她眼中,似乎生活没有什么艰苦的,如今的岁月和战争中的生活没有可比较的。

她有她自己的逻辑,有的话我们未必能听懂。五七干校,她不提劳动的辛苦,只讲了胡耀邦因为穿得太破,拿着软卧的票,被乘务员拦住不让上的趣事。

这是一位89岁的老人呀。岁月让她忘却了许多事,很多回忆都只是片段,却能对那些她认为不该说的话说:“这就不提了吧。”

一会儿,老人指着我们举挑杆的同事说,“你歇会儿,老举着那个东西多累呀。举着那个干什么?”显然已经忘记了我们曾向他介绍那是麦克风。大家都为她的关心感动得笑了。然后老人不住地让我们都喝水,吃桌子上的水果。

后来张自忠的女儿来了,我们请她给我们介绍一下。老人很可爱,说,“这位是,这位是……”然后回头问:“你是谁的女儿呀?”我们都笑了。

张廉云也笑了,说:“还是我来说说吧。”于是跟我们讲了她和李昭相识的过程。她说只有小时候才和朋友手拉手走路,可是现在,李昭每天吃完饭会和她手拉手走路。说话时,两位老人的手一直紧紧握在一起。

中间一位摄影师来给她拍照,大风天让她出去走了一圈,老人坚持要把帽子摘下来,说一直不喜欢戴帽子。

我们让她望着对面远处的花园,想给她拍一个远眺的画面。老人念叨,“这有什么好看,就是一个灯。”在她最近的“远方”,果然就是一盏路灯。这是老人特有的幽默,大约觉得一群人对着她拍,也没什么可说的,一直在念叨。

临走的时候,老人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还说,“我要送送你们。”

后来发现房间里,还堆着一堆工具,说:“你们这些长枪大炮怎么收走呀?

我请她在签名本上签名,老人写下名字,问,“今年是?”旁边的人说:“2010年”。老人又写下了日期。

阖上本子,我接过那只签名的笔,老人把那笔握得很温暖。

责编:钱平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