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网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孝感〕验血测性别哪个便宜
2016-10-26 09:12   来源: 会计网

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派件费上调 快递费要涨?,7岁女孩沼气池溺亡 家长未尽监护责任自担6成责。

原标题:李昭妈妈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

李昭妈妈遗体告别仪式3月17日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隆重举行。上午8时,在李昭妈妈亲属、身边工作人员、中央有关机关工作人员的注目下,李昭妈妈的遗体被八名礼兵缓缓抬入八宝山大礼堂,安放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鲜红的党旗。大礼堂上方悬挂着“沉痛悼念李昭同志”的横幅,横幅下方悬挂着李昭妈妈的遗像,遗体前摆放着李昭子女、孙辈敬献的花圈,胡德平率家人敬献的挽联上写着“母亲像本家书,值得永远阅读”。

上午9时,遗体告别仪式正式开始,在低缓的哀乐中,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栗战书、刘延东、李建国、马凯、赵乐际、杜青林,以及胡锦涛、贾庆林、曾庆红、李长春、吴官正、胡启立、吴仪、王兆国、曹钢川、彭佩云、顾秀莲、张梅颖、朱良、万绍芬等,缓缓来到遗体前,向李昭妈妈三鞠躬,并一一与家属握手慰问。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还有杜导正、何方、沈宝祥、许善达;刘源、陈伟力、陶斯亮、陈小鲁、马晓力、万伯翱、苏斌、宋以敏、张宏遵、钱江、盛平、王长江、陈剑、罗援、王宗楣、张抗抗等。原胡耀邦身边工作人员高勇、李汉平,李昭妈妈身边工作人员也参加了告别仪式。

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马凯、王沪宁、刘延东、刘奇葆、孙春兰、孙政才、李源潮、汪洋、张春贤、胡春华、赵乐际、孟建柱、郭金龙、韩正、杜青林、赵洪祝、杨晶、王胜俊、陈昌智、严隽琪、王晨、沈跃跃、张平、向平巴错、艾力更·依明巴海、万鄂湘、张宝文、陈竺、韩启德、帕巴拉·格列朗杰、董建华、万钢、罗富和、张庆黎、李海峰、陈元、卢展工、周小川、王家瑞、王正伟、马飚、陈晓光、马培华、刘晓峰、王钦敏、常万全、杨洁篪、郭声琨、王勇,以及江泽民、胡锦涛、李鹏、朱镕基、吴邦国、温家宝、李瑞环、李岚清、曾庆红、李长春、吴官正、贺国强、罗干、姜春云、钱其琛、王兆国、刘琪、曹刚川、阎明复等敬献了花圈。习仲勋夫人齐心同志、李先念夫人林佳楣同志分别率子女也敬献了花圈。

李昭妈妈病危期间,胡启立同志专程从深圳赶回北京探望。在家庭吊唁期间,又再次到家中慰问家属。

向李昭妈妈去世敬献花圈的还有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福田康夫,前自民党总裁、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中曾根康弘还特意向家属发来唁电,表示对胡耀邦推动中日外交的感激,希望家属节哀。日籍八路军后人代表池谷田鹤子、吉田进、安达勇等也送来了花圈。

遗体告别仪式于11点30分结束,家属和身边工作人员再次向李昭妈妈三鞠躬。在家属和身边工作人员注目下,李昭妈妈遗体被缓缓移入灵车,前往火化。老共青人后代80余人齐聚灵车旁,打出写着“情深志远,我心永怀”的横幅,沉痛缅怀这位几十年来不断给予他们呵护,给予他们鼓励的老妈妈。灵车缓缓移动,吊唁观众依旧紧紧围绕灵车,目送李昭妈妈离去。

11时40分,遗体抵达火化室,李昭妈妈的子女向老人家做最后告别,看着李昭妈妈遗体被缓缓推入火化炉,现场人员不禁潸然泪下。13时40分,火化完毕,家人亲手掬起李昭妈妈的骨灰放入骨灰盒中。13时50分,灵车再次启动,李昭妈妈的骨灰在亲人的陪同下前往家中。14时40分,李昭妈妈的骨灰盒被迎回她曾经居住了30多年的地方,再次进行了短暂的家祭。最后,李昭妈妈长子胡德平对曾经为李昭妈妈服务过的勤务人员表达深切谢意,并叮嘱他们,这里永远是你们的家,可以随时回来。勤务人员恋恋难舍,失声痛哭,再次向李昭妈妈骨灰盒三鞠躬。

今天前来参加告别仪式的各界人士共计约2000余人。大家神情肃穆,有的在遗体前长跪不起,有的泣涕满面,他们感叹失去了一位楷模、一位良知的象征。一位吊唁者手捧李昭妈妈遗像,遗像两旁书写挽联:“披荆斩棘追随光明肝胆赴国难,力挽狂澜匡扶正义龙凤楚天昭”;另一位吊唁者将李昭妈妈当年怀念耀邦同志的诗作工工整整抄写在宣纸上:“独秀红梅随冬去,落絮细雨泪无声。人生自古谁无死,忠魂丹心慰后人。”这首诗正是耀邦同志和李昭妈妈一生的真实写照。

尤其令人感动的是,94岁的何方先生虽然已经参加了家庭吊唁,不顾家人和医生的劝阻,今天又执意从几十公里之外的顺义郊区前来参加八宝山的追悼会。他说:除了对耀邦同志从抗大时期就开始产生的崇敬之情,对李昭同志本人也有两点: 作为同属当年抗大总校的同学,他恐怕是唯一还能亲自前来悼念的人了;张闻天和胡耀邦是党内罕见的开明和民主总书记,刘英和李昭两位同志也有类似之处,都是独立、无私和有为的女革命者。

李昭妈妈,您安息吧!今天的八宝山,一队队的吊唁人群,一段段的感人留言,一束束的鲜花,都说明:您和耀邦同志永远活在人民心中!人民不会忘记你们!我们将尊崇你们的美德、你们的信念,祝国家、祝人民生活变得更美好!

 

原标题:行贿者将现金藏酒箱里送“货”上门

行贿者一次次登门拜访,将现金藏在装着熏马肠的袋子里或装着白酒的纸箱里,临走时还不忘告诉一声:“箱子里还有别的贵重物品”。

受贿者,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医科大学原党委书记、副校长李斌。

利用职务便利,接受请托后为他人在承接工程、销售药品、工作任职、职务晋升、职称评审等方面谋利益,先后受贿352万余元,近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李斌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帮助他人中标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4年至2005年期间,青岛某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康某通过俞某某从中介绍,向时任新疆医科大学党委书记、副校长的李斌提出,其公司想中标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手术室净化设备工程。被告人李斌向相关人员打招呼,后康某以某实业有限公司的名义中标,康某通过俞某某给被告人李斌送去现金10万元。

2006年至2009年期间,身为新疆某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俞某某,为中标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一住院部大厅超市,向李斌提出帮忙,通过李斌向相关人员打招呼,新疆某商贸有限公司得以中标,事后俞某某给李斌送现金20万元。2007年至2009年,俞某某为能顺利经营该超市,分3次从超市营利款中提取现金共10万元送给被告人李斌。

被告人李斌的供述也证实,2004年底,俞某某将康某介绍给李斌,称康某是青岛某公司的负责人,想参加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住院部大楼手术室净化设备项目的招标。李斌在康某投标过程中,给时任第一附属医院某领导交代同等条件给予关照,后康某所在公司中标。2005年7月,俞某某给李斌送了一袋熏马肠,袋内还放有10万元现金。2006年下半年,俞某某说,新疆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第一住院大厅超市招标,其想开这个超市,并让李斌给相关人员打招呼。后李斌给当时医院管后勤的副院长打招呼,称俞某某想租住院楼的超市。过了一段时间,俞某某按最高价中标了。2006年底,俞某某给李斌送了一箱酒,俞某某走后,李斌发现箱子内有20万元现金。2007年底、2008年底、2009年底,俞某某为拉近与李斌的关系,分3次给李斌送2万元、3万元、5万元。

帮人承包工程

2005年至2011年期间,某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某某为扩大租赁新疆医科大学名下某公园的面积,向李斌提出请托事项,被告人李斌多次召开校党委会,后医科大学划出某公园150亩土地租给某公司合作建园。其间,陈某某送给李斌现金50万元。

2008年8月、9月,侯某某挂靠新疆某建筑公司承建了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病房地下室的基础工程,因李斌对工程进度不满,侯某某为得到被告人李斌的支持,送给李斌现金20万元。2012年4月至9月期间,侯某某以其他建筑公司的名义承包了医科大学教学实验楼、医科大二附院残疾人康复中心工程中,为得到李斌的支持,送给李斌现金30万元。

2007年至2012年期间,被告人李斌利用职务便利,为苏某甲在承揽工程方面谋取利益,先后收受苏某甲所送现金31万元;为江苏南通某建筑公司在承揽工程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收受该公司经理陈某甲所送现金36万元。

2011年至2013年期间,被告人李斌利用职务便利,在新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入股某科技医药有限公司及药品配送方面,为该公司谋取利益,先后收受该公司负责人刘某甲所送现金65万元,其中包括通过袁某某(另案处理)收受60万元。

受贿352.9万元

乌市中院一审还认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斌自2005年至2014年期间,利用其担任新疆医科大学党委书记、副校长的职务便利,在工作任职、职务晋升、职称评审、招生录取、亲属工作调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20人所送的包括现金、购物卡、玉石、金条等在内的贿赂,共计人民币80.9万余元的事实属实,对此被告人李斌均予以认可,且有证人的证言及其他相关书证证实,法院予以确认。

乌市中院一审认为,被告人李斌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他人贿赂款共计人民币352.9万余元,数额特别巨大,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被告人李斌因受贿犯罪被“双规”,归案后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并不掌握的多起受贿犯罪事实,且退缴大部分赃款,有一定的悔罪表现,在量刑时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2017年3月31日,乌市中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李斌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扣押在案的人民币100万元、美元4205元、日元50万元、欧元5150元、澳元1200元、价值127.5万余元的玉器及金银首饰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被告人李斌犯罪所得财物退赃不足部分继续予以追缴或责令其退赔。

□ 说“法” 治理医疗腐败化解看病难

身为新疆医科大学原党委书记、副校长的李斌,尽管名义上是高校负责人,但是其贪腐行为很多都与新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有关,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近年来,一些医院内部监督制约机制出现问题,导致各种腐败现象层出不穷。

医者父母心,医疗工作者尤其是医院管理者必须把治病救人放在第一位,一旦坠入贪腐的深渊,不仅使自己走上一条不归路,而且还会影响患者的切身利益,贪腐行为高昂的成本让看病难看病贵这一顽疾更加难以化解。

医疗系统最为出名的贪腐者,莫过于受贿上亿元、坐拥一百套房产的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一个医院院长,缘何受贿金额如此巨大,背后的原因发人深省。医疗体制改革历经数年,依旧步履蹒跚,众声喧哗之中,公立医院改革逐渐成为医疗体制改革重头戏。不时发生在医疗系统的贪腐案件提醒人们,切实化解看病难看病贵,需要依法在公立医院内部建立起真正行之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让医院管理者敬畏手中的权力,脚踏实地为患者服务。 

  新京报讯 (记者陈鹏)央行一日开出两张3万元的行政处罚单,分别指向第三方支付行业两位巨头支付宝、财付通。其中,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而腾讯旗下的财付通是未严格落实《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

  不过,监管没有详细列明两家公司被罚的具体原因。支付宝和财付通对记者的回复说明中,均提到了用户实名制的相关工作,并表示已按照要求完成相关落实工作。

  支付行业老大、老二均遭首罚

  据记者了解,此次是两家支付巨头第一次因违反监管规定被处罚。从时间顺序上来看,虽然是同一天公布,但对两者的处罚决定为前后作出。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5月10日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被处以3万元罚款,作出上述行政处罚决定日期为4月21日。

  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昨日发布的处罚书显示,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未严格落实《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同样被罚3万元,但处罚决定作出时间为5月3日。

  相对于财付通的处罚信息,支付宝被罚的原因更加模糊。不过,记者昨日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支付宝被罚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

  易观近日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6年第4季度》数据显示,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占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份额的前两位。其中,支付宝的市场份额为54.1%,财付通为37.02%。

  财付通、支付宝回应均指向实名制

  两家巨头同日被罚具体因何原因?在昨日记者得到的回应中,支付宝和财付通均未直接指明被罚的原因,但均提及用户实名制的问题。

  支付宝昨日回应记者称,为贯彻落实《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支付宝在去年年初就启动了相关的系统升级和改造工作,并通过各种方式让广大用户理解、认可账户实名制给大家带来的帮助和价值,完成相关的认证工作。“目前,支付宝已按照要求完成相关落实工作,之后将更加严格执行规定要求。”支付宝方面表示。

  而财付通表示,已就相关情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要求进行了落实。自《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发布后,财付通全面启动了落实支付账户实名制的相关工作。“我们一直在通过产品引导、用户教育等多种形式,争取妥善、到位地推进实名制的落地工作。”

  2015年底,为规范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防范支付风险,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强调支付账户实名制度,并对个人支付账户进行了三类划分。

  有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从处罚来看应该是一些小问题。“很可能是信息保护、客户数据信息使用这块的问题,因为它们旗下都有征信试点的机构,数据这方面的监管框架不是很清晰,而现在的监管框架下不是很严重。”

  ■ 延伸

  第三方支付乱象:收单出乱象,备付金遭挪用

  乱象1

  “二清”曾是“乱象大户”

  有分析称,自第三方支付机构爆发重大风险事件以来,监管机构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处罚的频率和力度明显增加。而在支付行业所开出的罚单中,“二清”乱象曾一度引起市场关注。

  2016年7月,央行官网发布消息称,第三方支付公司通联支付和银联商务存在严重违规现象,两者分别被罚款1110万元和2653.7万元。经央行核查,上述两家公司存在未落实商户实名制、变造银行卡交易信息、为无证机构提供交易接口、外包服务管理不规范等严重违规现象。而为无证机构提供交易接口和外包服务管理不规范,主要表现的就是“二清”。

  一位不愿具名的支付业资深从业人士称,由于二清机构可带来巨大的交易流量,第三方支付企业和银行出于自身利益考量,在没有出现重大违规事件或资金风险的情况下,往往会对二清机构的行为采取允许或容忍的态度。

  去年7月,时任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撰文称,通过二清,支付机构可以快速做大特约商户规模,是占领市场份额的有力武器。但从近些年的案例看,其负面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了正面意义,二清业务模式的主要危害有两点:一是危及商户资金安全,一旦二清机构(或三清、四清)出现资金周转困难、债务纠纷、甚至卷款跑路等,商户资金很难保障。二是若外包管理不到位,很容易违反反洗钱规定,踩到洗钱的红线。

  昨日,薛洪言告诉记者,收单领域隐性的竞争比较激烈,但现在行业竞争格局基本上定下来了,竞争改变的难度很大。

  乱象2

  客户的备付金曾被挪用炒房炒股

  在第三方支付中有一个特别的现象,在买方确认收货前,所支付的货款一直躺在支付公司的账上,就是常说的“客户备付金”。

  这笔原属于客户、未来属于商品或服务方的资金,却由于支付交易存在时间差,产生了巨大的资金沉淀。对此,已有不少机构禁不住诱惑,将其挪作他用。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今年两会期间曾明言,“有些(非银行支付)机构把客户的备付金拿来炒房、炒股票,甚至用于个人赌博,最后导致损失。”

  实际情况来看,往往一个机构出问题可能牵扯到多个地区,消费者的人数可能数以万计。已经被吊销支付牌照的上海畅购、广东益民、浙江易士这三家支付机构就是其中的代表。

  据知情人士透露,益民公司在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后,借用多用途预付卡的名义,推出“加油金”业务,产品累计销售达22.2亿元,但销售资金却未存入客户备付金——此事随着益民董事长陈泽良的突然去世、业务停止而浮出水面——去年,益民公司“加油金”案司法判决生效,有关人士非法集资罪名成立。

  此外,去年以来,央行高层也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部分支付机构“吃利息”的不合理现象。

  “去年、前年有备付金被挪用的各种问题,现在一方面央行开始实施备用金集中存管,另外在整个金融严管高压的态势下,没有公司会敢碰。”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对新京报记者指出。

  ■ 背景

  今年央行已对10支付机构开罚单

  2011年-2015年,央行分8批共发放了270家支付牌照,既有全牌照(预付卡发行与受理、银行卡收单、互联网支付等)的大型支付机构,也有单一地区单牌照的小型机构。

  然而,随着风险事件的频发,以及行业“二八”特质的逐渐显现——支付宝、财付通等逐渐成为行业大佬,不少机构注销或被不予续展。根据支付清算协会的数据,支付牌照将缩至255家。

  有支付行业人士对记者指出,同前几年相比,央行明显加强了对支付机构的惩治力度。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7年1月以来,除了支付宝和财付通之外,央行已经对至少8家支付机构开出罚单,其中还包括“银联商务”这样的业内巨头。

  在备付金上,国务院在去年开展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行动,提出中国人民银行或商业银行不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备付金账户计付利息,防止支付机构以“吃利差”为主要盈利模式;今年,央行方面开始落实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

  “有的可能是为不法分子洗钱提供了通道,增加了风险传染的隐患。”针对此前有哪些乱象,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副秘书长亢林表示。

  央行支付司有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原则上,在一段时间内将不再发放新的牌照。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陈鹏 宓迪

为您推荐
  • 推荐
  • 初级
  • 中级
  • CPA
  • 实务
  • 税务
  • 法规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
  • 加载中...
+ 加载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