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抽血化验男女准不准

2018-12-15 1:42:46 央视新闻客户端 分享

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日或在西南岛屿部署反导系统 专家:将破坏战略平衡,男子街上卖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见民警忙跑出国。

  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6月26日,化肥行业共有14家A股公司发布了半年度业绩预报,从数据显示来看,上半年企业有望获得较为可观的利润:有8家公司预计净利润同比增长,其中,5家公司预告净利润同比最大变动幅度超过100%;有5家公司预计净利润下限超过1亿元,其中,金正大在这14家公司中预计上半年利润最高,约为7.4亿元至9亿元之间。

  不过,从这些公司的预报内容及和行业公开信息可知,目前化肥企业产能过剩问题严重,企业转型升级的压力不减。

  行业竞争激烈

  查阅这些公司预报的详细内容可知,虽然有不少企业预计上半年净利润有不同程度的增长,但行业整体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

  “生产成本上升,价格竞争激烈,主营业务销售毛利率下降;化肥市场价格回落,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产品价格上涨不及成本上升,导致公司效益下降;化肥产能总体上供大于求。”有上市公司在预报中坦言。

  一些企业在积极尝试把脉行业发展状况并找出改变的方法。早在今年3月26日,金正大联合多家机构启动了肥料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研,近日,调研组在调研金正大时发布的一份资料提及,氮肥和磷肥产能过剩率分别达到30%和48%,复合肥产能2亿吨,实际开工率不足30%。

  除了目前的开工率不足等问题之外,在绿色发展为主线的农业供给侧改革对化肥行业形成越来越大的倒逼效应下,化肥行业的使用率低等问题也备受关注。

  在这种背景下,行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综合行业各方观点可知,以技术、规模等设立准入门槛,严格控制新产能的建设;设立专项研发资金,支持企业技术创新,进行新技术、新工艺和新产品开发;出台政策支持肥料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等方式,是解决目前行业问题的入口。

  企业多方向筹划转型

  基于行业目前的问题,化肥上市公司正在积极尝试转变发展思路。例如,推出高端产品、加大科研投入、提升服务能力是许多企业的共识。

  公开资料显示,金正大集团近日宣布与上海化工研究院签约,金正大集团总裁万连步称,合作将给金正大的技术创新、产品研发、平台建设、人才培养等带来极大提升。而在6月27日,公司则发布公告提及,拟参与认购北京信托锦程理财02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劣后信托单位,受托人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将以该项下的全部信托资金向公司控股子公司金丰农业服务有限公司增资。金正大称,本次认购该信托计划并用于对控股子公司金丰农服进行增资,符合公司发展战略的需要,有利于拓宽公司的融资渠道,缓解公司的资金压力,加快推进农业服务及氮、磷肥升级项目的顺利实施。

  此外,肥料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研组在调研金正大时还认为,准定制式产品和服务,是企业未来“突围”的法宝。

  (桂小笋)

  ■ 对话人物

  武汉大学新闻系教授夏琼。5月17日,她向学院递交辞职信,提出辞去系主任一职。

  5月25日,武汉大学新闻系主任夏琼在微信朋友圈中晒出了自己的辞职信,“尊敬的学院领导:本人因任新闻系系主任一职长达十二年之久,其间既无所作为,更无甚建树,且严重违反任职年限之政治规矩!特请求辞去新闻系系主任一职,恳请批准为盼!”

  夏琼,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她任新闻系系主任一职长达十二年之久。图片来自网络

  她同时在朋友圈配发了一段言论,“至于辞职理由嘛,实话实说:累了,倦了,也绝望了……长期与这种不懂教育,不尊重教学,践踏教师尊严,侮辱学生智商的高校行政管理体制进行着自不量力的抗争,突然发现毫无意义与价值!辞职感言:高校已放不下三尺讲台,如今想做一个认真的教书先生真的很困难。”

  夏琼1984年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到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系任教,迄今已33年,从2005年起一直担任系主任职务。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强月新接受新京报电话采访时证实,校方已经批准了夏琼辞去新闻系系主任的申请。

  新京报独家对话夏琼,她提到,“作为一个大学老师,我只想安安静静教书。”

  “我辞的不是教师职”

  新京报:很多人都在转你的辞职信。

  夏琼:其实我很早就提出了辞职。理由很简单,就是干的时间太长了,没这个时间和精力。

5月17日,夏琼向学院递交了辞职信。

  新京报:辞职是出于什么考虑?

  夏琼:辞职是有前因的,此前担任系主任八年到期的时候,我就提出来辞去系主任职务,希望让年轻人上,但是院里迟迟没换。这个学期开始后,新的领导班子上来了,我就又和院里提出来,希望换系主任,包括学科建设,都要让年轻人来做。所以(5月)17日,我就写了辞职信,交上去以后,院领导也很体恤我,很快就批了。院里原则上同意我辞职,认为我做的时间长了,已经口头向我传达了。

  新京报:辞职后,有什么打算?

  夏琼:继续当老师。我希望学校还老师一个安静教书的环境,还学生一个更多地安静读书学习的环境。教育与教学的这个过程,是经不起折腾的,而且教学与专业是有规律的,不要过多地行政瞎折腾。

  新京报:网上有很多对此事的评价,你怎么看?

  夏琼:现在网上有些过度解读,好像我辞掉了公职,这是一个错误的解读。我就是做系主任的时间太长了,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多次和院里提出过应该换系主任,我在大会小会上都提出过。

  我想澄清,第一,我辞的不是公职,不是辞去教师职,我挺热爱教师这个职业的,我辞的是“小队长”职务。第二,辞职原因也很简单,就是时间长了,应该换了,我不想干了。

  新京报:辞职信引发很多人关注,继续留校任教会不会受到一些影响?

  夏琼:我觉得不会受到什么影响,把系主任辞了,我可以继续专心地做教学工作,做学生的工作,不会有任何影响。我所有的工作一切照常,昨天(25日)下午全程参加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晚上毕业聚餐,今天(26日)上午八点钟又给研究生上了两节课。

  新京报:现在还有什么诉求吗?

  夏琼:我是教授、也是博导了,再干几年就要退休了,我本身不存在太多的诉求。辞职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我做系主任的时间长了,也比较累了,不想干了。我当这么多年系主任,也没有个人的诉求在里边。系主任就是一个“生产小队长”,管理一个系的教学事务,只是一个执行机构,没有任何权力。网上可能解读错了,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是很大的院,我只是一个系主任。

夏琼发朋友圈回应辞职。

  “我的绝望,就在这里”

  新京报:你在朋友圈里说,“高校已放不下三尺讲台”,自己“长期与这种不懂教育、不尊重教学、践踏教师尊严、侮辱学生智商的高校行政管理体制进行着不自量力的抗争,突然发现毫无意义和价值”。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夏琼: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学校一直在说重视教学、重视教师,但是我们实际感觉到的,没有得到太多的改进吧,反而受到各种各样的行政管理。

  新京报:这是不是高校“去行政化”改革问题?有人看到你朋友圈里的言论,认为高校“去行政化”改革进展缓慢。

  夏琼:我的绝望,就在这里。高校“去行政化”改革,喊了很多年,但是在改革过程中,作为一个从事一线基础教育的老师,我觉得国家改革的目标是要回归教育的本真,以学生为主,教学是很重要的。但实际上感知的是,学校喊得很厉害,但实质上不重视教学。

  新京报:你觉得高校“去行政化”改革,难点在哪里?

  夏琼:大家普遍反映强烈的问题是,老师上好一门课或讲多少课时的课,比不上一篇CSSCI文章。现在很多年轻老师比如讲师,面临一个基本问题,职称要上去,可上好几门课对此一点帮助都没有,或者只是有微小的帮助,对课时量会起作用。实际上,一篇论文到底有多少价值?它是不是就超过上好一门课,获得很多学生对这门课的认可?其实年轻老师有可能更愿意去做教学,没有更多精力去写文章。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要做好老师讲好一门课,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不认为,写好一篇论文比上好一门课更重要。这就是一个指挥棒的问题。

  而且科研成果的评价体系指标,也过度注重了量的东西,没注重实质性的东西,项目申报重申报不重结果。这是个非常复杂的系统问题。它运行了很多年了,我们看不到希望的是,它没有任何改变,未来依然是评价体系朝着这个方向。包括论文发表期刊,这已经成为一个产业链了,还要以产业链的论文来论高度,来论成果,这个机制本身是不是要考虑修正呢?

  “我首先要做一个讲真话、讲实情的老师”

  新京报:有人评价,你敢于直言、具有批判精神。你认可这种评价吗?

  夏琼:2014年,我被武汉大学评为教学名师。学生给我写的报道,“敢于直言的新闻学教授”,就是这样写的。

  我想澄清下,高校里像我这样敢于直言的教师,也许不是太多,但也不太少,这主要看校方愿不愿意听意见。这也与我的性格有关系,素来比较直爽。我历来直言不讳,非常坦率和直接,并且很简单。这是我一贯的一种状态。“敢说真话”是我的基本原则,我教学生“做记者最重视的就是要讲真话、讲实情”。我教学生这样做,当然我首先要做一个讲真话、讲实情的老师。

  新京报:有人留言说,辞职信是对不合理教育体制的批评,你怎么看?

  夏琼:首先声明,我谈到的是高校管理机制的问题,是高校普遍性问题,武汉大学我也认为在普遍性当中,但这不是武汉大学个体的问题,它是系统性的,而且很复杂。昨天这个辞职信在网络上发酵,就是得到了社会的普遍共鸣,我不过是个导火索而已。

  新京报:你理想中的教育体制是什么样的?

  夏琼:教育体制太大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它有问题,全国人民都在讨论教育体制的一些问题。从理论上来讲,目前教育管理体制,不尊重教学、不尊重教师、不尊重学科。这是一个大的问题,具体来说就很复杂了。

  新京报:把辞职信发到朋友群并且配发那段话时,想到会引起这么多人关注吗?

  夏琼:我讲的问题,其实这几年,也不是我一个人在讲,很多人都在说这个问题,已经讨论很多了。

  我个人的问题,请不要过多解读。有人说我成了“网红”,“网红”明显是有所诉求的。作为一个大学老师,我只想安安静静教书。希望不要过多解读,我本身没有任何目的诉求,我本是一个很感性、很率性的人。那天只是很直率地发表了几句,这是我平时一贯的状态。

  新京报记者 王姝 实习生 何强

2017年3月份车牌拍卖结果刚刚出炉:个人额度10356辆,参加拍卖人数262010人,比上月增加10293人,中标率4%。最低成交价87800元,平均成交价为87916元,比上个月的88240元减少了324元。最低成交价的截止时间是11:29:55第1476位。你拍中了吗?

上海车牌价格走势图

近期拍牌情况统计

★2017年:

1月:个人额度12215辆,232101人竞拍,最低成交价87600元,均价87685元,中标率5.3%

2月:个人额度10157辆,251717人竞拍,最低成交价88200元,均价88240元,中标率4%

★2016年:

7月:个人额度11475辆,240750人竞拍,最低成交价87200元,均价87235元,中标率4.8%

8月:个人额度11549辆,251188人竞拍,最低成交价86900元,均价86946元,中标率4.6%

9月:个人额度12889辆,229544人竞拍,最低成交价86500元,均价86523元,中标率5.6%

10月:个人额度11621辆,213212人竞拍,最低成交价88300元,均价88359元,中标率5.5%

11月:个人额度11549辆,215424人竞拍,最低成交价88600元,均价88665元,中标率5.4%

12月:个人额度12261辆,219882人竞拍,最低成交价88300元,均价88412元,中标率5.6%

编辑:王莹莹、陈辰

 

关注该公众号

责编:卫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