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宜昌〕采血查胎儿性别价格

发稿时间:2018-7-21 23:59:48 来源: 新华社 中国青年网

福州专业送血到香港验男女3500元,电话微信同号:13295976606,QQ:136236562。

怀孕49天以上正确率99.5%,两天出结果,7天左右寄原件给您。

化验结果可凭身份证号码和化验单编码,拨打香港化验所电话查询真伪。

如有出错全额退款,五年来我们无一例出错,有任何问题加我咨询。

青岛出台住房限购政策,沈阳现15层楼高“温度计大楼”。

去杠杆下积极财政政策大有可为

中国证券报

■ 编者按

近期多部委联合印发通知,加强地方政府融资监管,强调构建更加健康、可持续的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机制。在金融防风险成为重点的当下,应将积极财政政策落到实处,降低金融去杠杆对实体经济的冲击。

□瑞穗证券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沈建光

瑞穗证券宏观研究员 张明明

2017年中国宏观政策操作的组合是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但在金融去杠杆成为重要工作、“一行三会”相继加强金融监管的当下,财政政策难免会受到制约。这体现在经济下滑或降低财政收支,债券利率上行拖累地方债发行,房地产政策从严或降低下半年土地收入等。在此背景下,做好政策协调,防止货币财政双向收紧导致的无序去杠杆十分必要。财政政策需要做出必要安排,使得积极财政落到实处,降低金融去杠杆对实体经济的冲击。

在笔者看来,金融去杠杆持续深入的当下,财政政策空间不可避免地受到制约,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财政收支的下滑。财政部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7.8%,支出同比增长仅为3.8%。而此前一季度,二者分别为14.1%和22%的高速增长。在笔者看来,4月财政收入下降虽有基数扰动的影响,未来两月或有回升,但考虑到今年以来,宏观政策已经逐步由稳增长转向防风险,一季度中国经济是全年高点,4月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中国主要宏观增长指标,如固定资产投资、工业生产、进出口等都出现下滑,预计全年财政收入或保持整体下行的态势,而财政收入的减少也可能制约未来财政支出的空间。

第二,资金面趋紧,地方债发行规模缩小。自2015年以来,地方政府通过债务置换缓解债务负担,但今年地方政府置换债券额度仅略超过3万亿元,低于此前市场预期,且比去年5万亿元的置换额度上限明显降低。同时,今年以来,强监管导致的资金面紧张和利率上扬也推高了地方债的发行成本。据统计,今年前4月公开发行地方债利率为3.48%,比去年同期上涨60个基点。在资金成本增加的背景下,今年前4月地方债发行总规模仅为去年同期的四成。

第三,对融资平台和PPP的举债监管趋严。近期财政部、发改委、央行等六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明确了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政策边界和负面清单。其中,强调融资平台应向债权人声明平台债务不属于地方政府债务,以进一步明确地方政府债务与平台债的隔离;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为任何单位和个人的债务以任何方式提供担保;禁止借道PPP举债等。在笔者看来,监管方面的趋严,是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与企业债务做到切割,延续了43号文的要求,有利于打破刚性兑付预期与防范金融风险,但同时也会对政府项目带来资金紧缩的效应。

第四,房地产政策收紧恐将影响下半年土地收入。由于房地产市场火爆,2016年土地出让收入大幅增长,全年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3.7万亿元,同比增长15.1%,土地收入仅次于2013年和2014年,是历史第三高位,这为缓解地方政府财政和债务压力提供了很大支撑。今年前4月,土地收入1.27万亿元,同比增长36.4%,仍维持高增长。考虑到这一收入是以企业缴纳土地资金入库时间为统计标准,大多反映的是去年下半年的土地出让情况。伴随着各地房地产政策趋严,房地产销售和新开工等领先指标下滑,下半年土地收入或将受到压力,加剧地方财政趋紧的局面。

第五,国家专项建设基金下放已放缓。专项建设基金始于2015年8月,由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向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定向发行专项建设债券,中央财政进行贴息,旨在解决重大项目资本金不足的问题。根据媒体报道,近两年已安排资金投放7批,金额超过2万亿元。但展望未来,由于一季度经济好于预期,有报道称第八批专项建设基金的下放或将推后。

第六,财政存款略有上升。去年积极财政同样体现在存量资金的使用上,2016年央行资产负债表中,财政存款从年初1月份的3.1万亿元,下降至12月份的2.51万亿元,整体减少6037亿元,体现了积极财政。而今年前两个月财政存款大幅增加,2月回升至3.2万亿元。截至4月财政存款为2.88万亿元,比去年12月增加了3701亿元。考虑到今年4月M2增速回落至9个月低位的背景,笔者认为,财政沉淀资金应该加速下放,以防止货币与财政同时收紧的效应出现。

因此,尽管今年宏观政策的总基调是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但不难发现,伴随着今年金融去杠杆以及强监管的持续,财政空间已难免受到一定的影响。

实际上,笔者目前感到更多隐忧的恰恰是政策协调性的问题。可以看到,自决策层提出防范金融风险以来,“一行三会”、财政部纷纷采取措施,规范地方融资、强化表外业务监管等,但在笔者看来,上述风险并非一日铸成,去杠杆切记不要期待一蹴而就,要做好过渡安排,并注重多部门之间的政策协调。

在笔者看来,在今年房地产与金融去杠杆的宏观背景下,积极财政应该更为深入,而不是紧缩,应起到宏观经济稳定器的作用。这包括用好财政存量资金,做好减税降费工作,在加强监管的同时,确保在建项目实施等。去年中国的减税降费规模超过6000亿元,今年伴随着一揽子减税降费新政落地,期待今年减税降费能够增至万亿元,缓解实体经济运行压力。同时,应加快税制改革以及中央与地方政府事权与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步伐,尽快完成房地产税立法工作,让积极财政能够落到实处,防止短期内多重政策收紧造成无序去杠杆风险。

原标题:团伙在京用工业盐制假盐售往7省市 称自家从来不吃

(法制晚报记者洪雪吴洁实习生安东编辑吴洁)换个包装,工业盐就摇身一变成为中盐“食用盐”,在7年里,王某伙同姐夫姜某及胡某夫妇等7人,在北京大兴区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平房里,用工业盐制作假冒中盐食用盐,通过长途车司机运输到江苏等7省市销售,涉案金额超过600万元。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了解到今日获悉,江苏省泰州市中院终审判决,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主犯王某有期徒刑15年,罚金800万元;判处姜某有期徒刑12年,罚金500万元,其余5人亦被判刑。

据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了解,该案是公安部列为食药打假“利剑行动”重点督办案件。

2015年7月,公安部通报,江苏、北京等地警方联手侦破一起案值达2000余万元的特大工业盐冒充食盐案件,假盐流入涉及北京、江苏等7个省市。

部分嫌疑人落网 资料图

公安部通报

工业盐冒充食用盐

团伙北京制假售往7省市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了解到,该案曾是公安部重点督办的案件。

2015年7月,公安部通报,江苏、北京等地警方联手侦破一起案值达2000余万元的特大工业盐冒充食盐案件,涉及北京、天津、河南等7个省市。

警方介绍,2014年年底,江苏省泰州市盐政执法部门在日常检查中发现有大量包装标注为“北京中盐加碘精制盐”字样的食用盐在本地低价销售。经检测,该食盐中碘含量为零,并检出亚硝酸盐成分,确认系工业盐。

泰州市公安局经过4个多月调查,基本摸清了涉案团伙使用工业盐假冒“北京中盐加碘精制盐”标识,并勾结长途客运司机进行销售的事实。

案情上报后,公安部将该案列为食药打假“利剑行动”重点督办案件。此后,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江苏、北京警方联手将该团伙的22名主要犯罪嫌疑人一举抓获,捣毁制假、仓储窝点5处。

经查,犯罪嫌疑人王某、姜某在北京大兴郊区租用厂房并购置包装设备,以其注册的工业盐销售公司为幌子,大量购入工业盐后直接将工业盐包装为小袋食用盐,冒充“加碘盐”“深井碘盐”等产品销售。截至被查获,该团伙除将小部分假冒食盐直接销售到北京一些农贸市场或通过互联网销往外地外,大部分由团伙下线胡某等勾结部分北京开往江苏、山东、安徽等地的长途客车司机,将假盐藏在汽车客舱或行李箱内运往外地,再低价批发给当地城郊结合部和农村的小商户以及食品加工小企业、小作坊。

团伙制假的工具 资料图

案情

7名被告人

不是夫妻就是亲戚

记者从判决书中获悉,本案的7名被告人为5男2女,7人要么是夫妻,要么是亲戚。姜某是王某的姐夫,他曾因将工业盐分包成食用盐销售于2005年3月被原北京市商务局罚款4万余元。江某甲和女子张某是夫妻,胡某和江某乙也是夫妇,案发前俩人从事个体经营副食调料批发生意。王某还雇了一男子刘某,对工业盐进行分包。

据了解,亚硝酸盐的外观和口感均与食盐相似,如果大剂量食用,会对人体产生毒性。

购进7700吨工业盐

分装假冒食用盐卖了600多万

一审判决认定,2008年10月至2015年3月,被告人王某从被告人姜某及王某甲(姜某妻子,另案处理)等人处以每吨400余元至600余元不等的价格购入“桂花”牌、“长舟”牌精制工业盐7700吨。王某还从姜某等人处购买了印有“中盐”字样的食用盐包装袋、包装箱。

王某伙同被告人刘某等人,在他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瀛海镇、青云店镇太和兴工贸、东赵村号等地租住房内,直接将工业盐分包灌装并包装成箱装“中盐深井碘盐”(400克/袋×50袋)、箱装“中盐加碘精制盐”(500克/袋×40袋)、箱装“中盐加碘精制盐”(1000克/袋×25袋)、编织袋装“中盐加碘精制盐”(1000克/袋×50袋)等规格不同的食用盐,并以每吨800余元的价格(折算价)向被告人江某甲、张某及被告人胡某、江某乙等人销售,销售金额合计616万余元,违法获利76万余元。

法院认定,被告人姜某明知王某将工业盐分包成食用盐销售,还向王某销售工业盐7700吨,销售金额以王某的销售金额616万余元计,违法获利38.5万余元;被告人刘某于2014年11月至2015年3月,每月从王某处领取固定工资,帮助王某购进工业盐并将工业盐分包成食用盐进行运输、销售,共参与向江某甲夫妇、胡某夫妇销售上述盐品230余吨,销售金额共计20万余元,违法获利1万余元。

2009年11月至2015年3月间,被告人江某甲、张某夫妇明知被告人王某销售的食盐不含碘,仍从王某处合计购进1200余吨,存放于北京市丰台区丽泽桥长途汽车站北门口出租房,后销售给北京丽泽桥车站开往泰州、兴化、盐城等地班车驾驶员吴某、冯某、姚某等人,销售金额共计130万余元,违法获利10万余元。

2012年10月至2015年3月间,被告人胡某、江某乙夫妇明知被告人王某销售的食盐不含碘,仍从王某处合计购进410余吨,存放于北京市丰台区西局东街仓库,后销售给北京丽泽桥车站开往溧阳市、靖江市、太原市等地班车驾驶员肖某、潘某、蒋某等人,销售金额共计41万余元,违法获利3万余元。

案发后,被告人王某等7人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公安机关依法扣押姜某37575元、江某甲夫妇209387.5元、胡某夫妇25550元,并从王某处查获用于送货的金杯牌面包车一辆、记账本25本、自动包装机、打包机各1台、标有“中盐深井碘盐”的假食用盐若干、印有“中盐”字样的包装袋、包装箱及“桂花牌”工业盐若干等;从姜某处查获账本3本;从江某夫妇及胡某夫妇处各查获标有“中盐深井碘盐”、“中盐加碘精制盐”字样的假食用盐若干。

作案揭秘一

假盐中含亚硝酸盐

制假贩子:自家从来不吃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获悉,该案破获后,王某曾供述,最早他曾跟着姐夫姜某打工,每个月收入一千多元。“当时我姐夫姜某做的也是这个,看他挺来钱,2008年之后我就自己单干了。”

王某称,所谓加工,其实就是一个分包的过程,工业盐分包完还是工业盐,只是换了个“食用盐”的包装,按克数多少,冠以不同的名头,“如400克的叫深井碘盐,500克的叫加碘盐等,其实都是工业盐,没有任何区别。

2014年下半年起,王某花了一万多元买了分装机,只要将工业盐原料倒进漏斗中,就能自动分包。两三个小时就能装完一吨盐。“食盐”制成后,王某根据需要,卖给在客运站附近做百货批发生意的胡某等人,胡某等人再卖给大客车司机。客车司机再将“食盐”藏匿在客舱或行李箱内,最终流入包括江苏、北京在内的7个省市。

办案人员表示,客车司机一般会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分散批发给城郊结合部和农村的小商户。正规卖场,这种盐是进不去。

团伙成员归案后表示,他们虽然买卖这种“食盐”,自家却从来不吃。

作案揭秘二

假盐利润惊人

主犯在京有房、有门脸、有奥迪

据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了解,

办案民警接受媒体采访曾时称,工业盐每吨进价只需400多元甚至更低,但食盐的市场价每吨4000元,团伙造假利润惊人。

根据民警调查,每吨400元左右的工业盐卖到王某手上后,经过分装卖给胡某等人时,价格已涨至每吨900元以上,胡某等人加价几百元卖给客车司机。司机再转卖给各地商户,假盐流转到消费者手中,价格还要比正规食盐市场价低。

王某就曾表示,自2008年收入在百万元左右。

经警方初查,姜某不仅向王某提供用于生产假冒食盐的工业盐、包装箱等,他自己也会从王某手头购进分包的“食盐”,卖至北京地区的调味品市场。“他在北京四环有一套160多平方米的房子,一辆奥迪Q5轿车,还有门面房和几辆货车。”

一审判决

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

团伙7人判刑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了解到,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刘某将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直接包装后充当食品销售,被告人姜某明知王某将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直接包装后充当食品销售而向其提供原料,其中王某、姜某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被告人刘某有其他严重情节,其行为均已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且系共同犯罪。

被告人江某甲、张某夫妇销售以假充真的产品,销售金额50万元以上不满200万元,其行为均已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且系共同犯罪;被告人胡某、江某乙夫妇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有其他严重情节,其行为均已构成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且系共同犯罪。

被告人王某、姜某、江某甲、胡某各自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其中被告人姜某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相对较小,酌情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江某乙、刘某分别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均予以减轻处罚。七名被告人均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予以从轻处罚。

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分别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被告人王某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800万元;判处被告人姜某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500万元;判处被告人刘某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8万元;分别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被告人江某甲有期徒刑7年9个月,并处罚金160万元;判处被告人张某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70万元;分别以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判处被告人胡某有期徒刑4年3个月,并处罚金60万元;判处被告人江某乙有期徒刑两年,并处罚金22万元;扣押的各被告人的赃款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终审判决

账本记录犯罪事实

原审认定正确终审维持原判

一审判决后,除江某乙外,其余6人均提起上诉。6人均对指控的犯罪数额提出了异议,认为认定数额过高,定性错误,一审判决量刑过重,请求减轻或从轻处罚。其中胡某还称,销售便宜的盐没有造成严重的食源性疾病。

泰州市检察院出庭检察员当庭发表意见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江苏省泰州市中法院审理认为,该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一是犯罪数额的认定,二是各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的行为定性。

关于犯罪数额,认定姜某、江某甲夫妇、胡某夫妇的犯罪数额的证据主要有公安机关从王某处扣押的25本记账本,从姜某处扣押的3本记账本等。王某、姜某处账本是两人在案发前记录的,并非案发后根据回忆所写,属于客观性书证。王某的记账本内容比较详细、连续,稳定性优于言词证据,与相关上诉人的供述亦能够相互印证,具有较强的证明效力。

关于姜某销售给王某的工业盐数量,有在案的王某的4本卸货账本、姜某的3本记账本、王某的供述、证人证言等予以认定。姜某在侦查阶段曾供述自己出售7000多吨的工业盐给王某,相关证据足以相互印证。故一审判决对姜某销售给王某的工业盐数量确定为7700吨的事实认定恰当。其余几人的销售数额和获利情况,一审法院认定确实,且一审判决亦基于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予以就低认定,应属恰当。

关于争议焦点之二,经查,姜某之前曾经因将工业盐分包成食盐出售被处罚,后经营工业盐公司。他和妻子王某甲在侦查阶段均供述从2008年开始出售工业盐给王某用于分包灌装冒充食盐出售,并且后来他又从王某处将分包好的食盐销售给下家,姜某主观上知道王某将从其处购买的工业盐分包成食盐出售,仍然提供工业盐给王某。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一)项的规定,法律、法规禁止在食品生产经营活动中添加、使用的物质应当认定为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食盐专营办法》第十六条规定,严禁将工业用盐、农业用盐作为食盐销售。虽然检测报告中没有明确指出有毒、有害的成分,但根据上述司法解释和行政法规的规定,工业盐应当属于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王某将工业盐等非食用盐充当食盐销售,姜某明知王某从其处购买的工业盐用于灌装充当食盐出售,而为王某提供生产原料;刘某明知王某制假盐出售而帮助生产、运输,几人均应当认定为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且系共同犯罪。王某、姜某是主犯,刘某灌装、送货等起到从属、辅助作用,系从犯。

江某甲夫妇知道从王某处购进的盐系私人加工的假盐,胡某夫妇明知道从王某处购进的盐系假盐且不含碘,仍然予以加价出售。

经鉴定,他们销售的盐均不符合食用盐标准,他们的行为均同时构成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和销售伪劣产品罪,结合其犯罪数额,根据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应当认定江某甲夫妇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胡某夫妇构成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

今年年初,江苏省泰州市中法院审理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法制晚报记者 洪雪 吴洁

实习生/安东

中国的金融去杠杆监管措施让市场措手不及。投资者最关心的是未来可能的去杠杆政策的范围。而金融去杠杆会影响货币环境,最终会影响实体经济。

监管机构尚未明确金融去杠杆的确切范围。未来随着监管机构潜在的调整和政策协调,相关的影响可能会随之改变。问题在于:我们如何才能监测到相关影响?

汇丰认为,一个好的出发点是看金融去杠杆如何影响货币环境。货币环境则会反过来影响实体经济。

第一个角度是看短期利率向长期利率和贷款利率的传导作用。随着银行间利率的攀升,债券收益率和平均贷款利率也会呈现上升趋势。短期利率变动足够传导到长期利率上。

此外,银行间市场7天期利率每上升1个百分点,各种期限的CGB债券利率就会随之上升0.43到0.52个百分点。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每攀升1个百分点,平均贷款利率就会上升0.89个百分点。

1

过去十年,利率传导效应显著增加。这部分是由于中国央行推行的利率自由化政策使得利率的行政属性降低,而灵活性提升。短期利率向债市传导敏感性的增加反映出债市的增长。它也可能反映出金融投资甚至是更高杠杆的增加。

这对经济意味着什么?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利率都对货币环境同等重要,更高的债券收益率的问题可能不及贷款利率。比如,贷款利率对整个宏观经济的影响更大,而债券市场的主体通常是政府和国有企业,他们对利率的敏感性要差一些。

第二个角度是看对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影响。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调整反过来会影响广义货币增长,并影响实体经济的货币环境。广义货币增长与银行部门资金使用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虽然近些年出现了更多分歧。

1

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看,汇丰认为近几年出现的分歧是由于银行间(或银行对非银机构)的风险敞口迅速扩增所致。因此,并不是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每一次调整都会导致其对实体经济的风险敞口作出调整。

银行部门资金主要用于贷款,但过去几年增长更快的是投资组合和股权投资。汇丰认为,前者可能主要包含银行自身的固定收益投资,但应收账款实质上也是银行间资产。因此,这部分的增长率很有可能放慢。同时,银行的股权投资可能包括他们对一些理财产品、信托产品等投资,随着监管收紧,这部分资金使用的增速也应该会放缓。

对于当期这轮由多个监管机构主导的金融去杠杆措施,汇丰认为,监管机构仍处于“寻找事实”时期,他们的目标是更全面地了解金融体系。最近央行与其他监管机构之间的表态说明,在这种“寻找事实”时期过去之后,政策制定者将作出更为明确的规定来缩小监管范围。

从上述两个角度看,短期利率的对外传导效应和银行资产负债表调整似乎对经济会产生一些影响。然而,确切的影响仍取决于目前这波流动性收紧的持续时长,以及银行未来数月将对新规作出何种反应。

与此同时,汇丰还表示,与前几年相比,目前中国经济增长的背景看起来更为健康,因为经济已经摆脱了通缩阴影,私营部门正在触底,其复苏没有那么密集,因此更加可持续的概率会增加。此外,财政政策也更具扩张性,全球需求也在慢慢改善。所以,当前的复苏将会更稳固。

尽管如此,汇丰同时提醒,如果金融环境收紧得过多过快,就不可避免地会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因此,政策制定者仍将需要作出微妙的平衡,以更好地规范金融体系中的影子银行,并帮助私营部门复苏。虽然监管收紧看起来是个趋势,但“我们相信未来几个月可能会有更好的政策协调和调整。”

1

责任编辑:卫雪雪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